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- 掌閱小說

第328章 出事

書名: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作者:甜酒

病房。

助理小瑋試探性開口:“朝哥,剛才那樣的態度是不是不太好?溫教授臉色都變了。”

賀朝冷笑。

“我出錢看病,並且付了私人的服務費,難道不能有選擇的權利嘛?那個女的一看就是新來的。讓這樣的人照顧我的日常,你安心嘛?”

小瑋沉默。

老實說,不安心。

“那我找其他人過來嘛?”小瑋問。

賀朝搖頭:“算了吧,到時候再看。”

小瑋其實想說,那個女醫生看起來還不錯。之前有女性朋友看到賀朝的時候都一副犯花癡的樣子,克製不住自己,可是剛才那位女醫生根本沒有任何的波動,而且也不像是裝出來的,是真的毫無波瀾。

“你還有事?”賀朝問。

小瑋開口:“有幾個代言需要你簽字。”

賀朝說:“放著吧。”

剛才那個女的…

很像他母親,眉宇間。

所以,他有點抗拒。

算起來,他和老母親半年沒聯係了。

……

薑西回到家,躺在沙發上跟鹹魚一樣。

“夫人,今天想吃什麼,我讓他們準備。”

管理走了過來。

如果薑西有興趣的話,做飯這件事就是她負責,如果她沒興趣且很累的時候,做飯這件事就是家裏的廚師準備。

薑西說道:“我都可以。”

“好的,寒爺說他今天晚上有應酬,可能會晚點回來,我們這邊就隻準備夫人一個人的晚餐了。”管理客氣的說道。

薑西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。

霍時寒有應酬??

算了,霸總有應酬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她沒有查崗的必要。

霍時寒的確在應酬,清水灣,觥籌交錯。

二樓卻是極其安靜,安靜到有一絲詭異。

他走到約定的包廂。

看到了段逐科,還有旁邊跪了一地的人。

“叫我過來看你耍猴戲?”霍時寒眉頭皺了皺,看都不看跪地不起的黑衣人,表情淡漠的坐在一旁。

段逐科給自己點了根煙,說道:“想來,你很少處理這邊的事情,這群家夥們或多或少有點不懂事,我教育一下。”

他拿著香煙的姿勢嫻熟,臉上帶著三分笑。

“你的地盤你的人,你說了算。”霍時寒看她抽煙,臉上的表情更加不好。他家薑西強烈要求他不許抽煙,這玩意兒到時候有味道怎麼辦?!

段逐科是灰色地帶的人。

他的勢力巨大,當年被人算計。本來可以破釜沉舟,可他心甘情願的去監獄坐了五年牢,出來後,大家以為他會報複,可他並沒有,甚至都沒有接手原本的位置,反而是去了寺廟,著實讓人摸不透。

“寒爺,今天讓你過來可不是看熱鬧的,有些事情你也得知道知道,上次你家小妻子出車禍,有人偷偷報信了,就在這裏麵。”段逐科道。

霍時寒掃視了一眼。

根本不認識,都是陌生的麵孔。

“我記得,你回來那天,這個組織的人都交給你管理了,所以有什麼事情你不應該自己處理嗎?拉著我幹嘛?”霍時寒語氣不太爽快。

整整小十年的時候,自己替他照看。

現在還要替他擦屁股?

“別介。這不是因為這事兒和你有關係所以我才勞師動眾把你請過來的嗎?如果你不介意讓我來處理的話,那我OK啊。”他懶懶散散的攤了攤手,臉上是漫不經心的貴公子做派。

他的原則是在什麼地方就當什麼角色。

在寺廟當和尚。

在俗世當遊手好閑的富二代。

“你處理吧。”霍時寒開口。

段逐科笑了一下:“我還以為你會說,欺負小薑同學的人會自己來處理呢。”

“這群人放在她眼裏,根本都不配她看上眼。”

霍時寒淡淡。

所以別說什麼替她出頭。

再說,這群人的通風報信算什麼?!

背叛?

如若是這樣的話,段逐科的手段比自己更加狠。

他已經退出,有什麼事情,自然是段逐科處理。

“行吧。”段逐科笑了出聲。

他開口:“南郊那塊地我看上很久了,可以和霍氏合作嗎?你還沒有屬意的對象吧?我怎麼樣?”

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。

霍時寒看向他,認真:“我認為的討論正事應該是在我的辦公室。你讓我愷這個地方討論?而且還是隨心所欲的樣子?我看起來好說話?”

“那我明天拿著企劃書去你的辦公室?”段逐科沉思。

霍時寒:“明天周六,我休息。”

“下周一?段逐寒歎氣:“不是我不想去你的辦公室啊,我上次去的時候,傳出來緋聞說我和你是一對。大家都是成年人,對彼此的名聲不太好,而且你已婚,讓小薑知道,還以為我意圖勾引呢。”

他輕飄飄的說出來這話,絲毫不見尷尬。

霍時寒:“要點臉吧。”

段逐科認真道:“就是因為要臉,所以我才拒絕去你的辦公室。”

霍時寒無言以對。

他隻想趕快回家,不想和段逐科溝通。

這丫的有病。

鈴鈴鈴——

“喂?怎麼回事?”薑西正準備吃飯時,接到電話,她的表情立馬嚴肅起來,吩咐旁邊的管家準備車。

“賀岸,別擔心,我馬上過去。”

她掛了電話,立馬站起來。

羅素夫人出事,被槍打中心髒處,凶多吉少。

不知道是不是心髒。

人現在正往醫院送。

她隨手拿了件外套,開始給溫離敘打電話。

到達醫院的時候,已經是四十分鍾後。

空蕩蕩的走廊,隻有賀岸。

她上樓時,所有的人都在走廊口把守,沒有人打擾賀岸,他一個人蹲在地上,旁邊有椅子也不做,看起來十分脆弱。

“賀岸。”她出聲。

賀岸抬頭,眼眶紅紅的。

“姐。”

薑西開口:“沒事的,相信我。”

“派來的人是國際上有名的狙擊手,他們都說凶多吉少,我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”賀岸捂住腦袋,臉上帶著恐懼。

“溫醫生馬上就到,他的醫術很好的。”薑西安撫,她不知道羅素夫人的傷勢,此時此刻,隻能安撫賀岸不要那麼悲傷。

“該死!”

賀岸臉上還有憤怒。

居然在京城對媽媽出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