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- 掌閱小說

第334章 你問我,我問誰

書名: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作者:甜酒

“她是誰,和我有關係嗎?”賀朝問。

他的皮膚本來就白,由於病情的緣故,此刻更加是多了幾分病態的蒼白,弱不禁風,原本好看的眸子也暗淡了幾分。

賀岸看他要死不活的樣子,歎了口氣。

“二哥,你知道她為啥過來探病媽媽嗎?她是媽媽找了二十年的女兒,親女兒,和我們一個血緣關係。”賀岸認真的開口,把這事兒告訴了他的大冤種哥哥。

如果不說,下次見麵估計還是火藥味。

也不知道他這哥哥怎麼回事?!

一副全世界都想害他的樣子!

或者應該說,一副全世界都想靠近他的不懷好意樣兒,所以對誰都很刻薄。

賀朝呆住。

他沉默不語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賀岸把他來京城的事情大概說了說,最後來了一句:“她知道媽媽的身份,可卻沒有想過要認回媽媽,她說自己不需要親人,可我是真的把她當成親姐姐看待的,她性格很好,敢愛敢恨……”

後麵的話都是對薑西的彩虹屁。

賀朝有點受不了,打斷他。

“所以,母親也認可她?”

賀岸:“這麼說吧,她不需要母親的認可,當年母親把她丟在京城,她幼年應該受了不少委屈和磨難,不管從哪個方麵說,都是我們虧欠她的。”

可她從來也沒有要求過什麼。

甚至於,不提起來從前,也不賣慘。

她隻是在認真的過屬於自己的生活。

“和我有什麼關係?”賀朝道。

賀岸:“…”

賀朝開口:“她是母親的女兒,和我之間的關係不大吧?”他對於親情的意識也很淡漠,除卻一起長大的兄弟之外,不太樂意接受其他的家庭成員。

而且,他也沒覺得自己擁有過溫暖的親情。

“二哥,你這麼想的嗎?”賀岸問。

賀朝語氣淡淡:“我感覺她不怎麼喜歡我,既然她不怎麼喜歡我,那我為什麼要喜歡她?”

奇怪。

他也是被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明星好嗎?

“你成熟一點,好嗎?她不是你的那些女粉絲,是我們的家人,再說了你那個態度,正常人都不會喜歡吧?而且是你故意挑釁人家,都一把年紀了能不能有點樣子?”賀岸語重心長,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現在教訓的是親哥。

未成年的他,教訓了自己成年的哥哥。

並且說哥哥沒有任何的成人樣兒。

賀朝看向賀岸,笑的讓人瑟瑟發抖。

“賀岸,如果我現在是健康正常的狀態,你剛才說的那個話足夠讓我吊打你三天三夜。”

這話,一點兒都不像是開玩笑。

“說不過我就動手嗎?”賀岸問。

賀朝點頭:“是的。”

說不過,當然要動手。

從某些方麵來看,其實他們之間的關係很友好也很牛默契,畢竟是一個媽生的。

“下次見麵,你對人家態度好點。”賀岸把賀朝病房裏的香蕉全部抱在懷裏,貼心的說道:“二哥,你在這裏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”

“順便帶走我的香蕉?”他問。

賀岸:“我這是為了你好,你不是吃香蕉和蘋果都過敏嗎?這是哪個不長眼的給你買的?真是浪費,我帶走是最好的。”

“趕緊滾。”賀朝罵人。

賀岸抱著香蕉離開。

病房裏。

賀朝坐在病床上沉思,剛才那個女孩子……

是妹妹嗎?

怪不得。

之前見到的時候覺得那個樣子有點麵熟。

可能是有幾分和媽媽相似吧。

下次見麵,要不要好好說話?!

他在思考。

……

薑西回到家後,躺在沙發上,猶如僵屍。

一開始,下周開始就有夜班,她要開始日夜顛倒的生活,對她而言這就算是踏出去的第一步。

“夫人,寒爺今天說會加班到晚上,讓您先吃。”管家過來囑咐了一句,順便詢問她想吃什麼,語氣親切。

“加班?”薑西問。

管家點頭。

薑西疑惑,他沒有告訴自己啊。

這麼想的時候,她爬了起來,看向管家。

“他加班到很晚的話,我可以給他送飯吧?”薑西問,與其說是詢問,不如說她已經做好了決定,就等著管家同意。

管家笑了一下:“當然是可以的,我這邊做宵夜點心您帶過去,如何呢?”

“好!”

本來懶洋洋的薑西突然來了動力。

管家笑了笑。

還是個孩子呢,他們夫人。

與此同時,霍氏大廈頂層。

會議室。

霍時寒和其他高層正在開會。表情嚴肅。

“我們這次主要的方陣主要是針對……”

高層對著PPT認真的分析,時不時的看一眼大老板的臉,發現大老板麵無表情,繼續認真剖析。

說完後,舒了一口氣。

“下一個。”霍時寒道。

沒有任何的評價,語氣淡淡。

他這話說完,下一位高層上台。

準備開始下一輪的分析和演講。

霍時寒的手機震動了一下,他看向手機。

本來麵無表情的棺材板臉,突然笑了一下。

正在打開PPT高層:“????”

霍時寒並沒有在意,看著手機上薑西發來的消息,搖了搖頭。

開始說了兩句話的高層:“???”

這個搖頭是什麼意思?!

他不明所以。

額頭上已經有汗出來了。

薑西發的消息很強勢——

【霍總,你美麗無敵,可愛優秀,漂亮大方,溫柔可愛,傾國傾城,沉魚落雁,閉月羞花,宇宙第一的老婆馬上就要過來給你送飯,請你準備一下。】

送飯?

還這麼大的陣仗。

他無奈,回了句:【怎麼迎?】

那邊沒有回複。

霍時寒這才抬眸,看向PPT。

高層已經分析到了最後,發現他們總裁的表情更加不對勁,他看了看PPT,琢磨著有哪裏不對勁,這麼想的時候,有一句數據分析說錯。

“抱歉,我走神了。”高層立馬道歉。

霍時寒開口:“PPT做的沒有任何問題,關於收購的方案也是完美,高主管,你的表達能力有待提高。”

“我下次一定改!”高層道。

霍時寒微微頷首。

“各位,今天就到這裏,散會。”

他起身,周祈收拾他遺留下的文件。

其他人舒了一口氣。

劫後餘生。

和總裁開會碰的時候,是他們最頭禿的時候。

“周特助,還有流程沒完,怎麼散會了?”

有人不理解。

周祈開口:”你問我,我問誰?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