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- 掌閱小說

第335章 要卡還是支票?

書名: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作者:甜酒

周祈也疑惑。

寒爺是不是有什麼事情,所以才走人的?

專屬電梯上來,他看到薑西的臉時,這才明白過來,原來是因為小夫人過來探班,所以寒爺才提前出來接小夫人的。

嘖。

他這個特助怎麼回事?!

不夠體貼!!!

居然不知道夫人過來。

“周特助,好久不見啊。”薑西主動打招呼。

周祈連忙走過去打招呼。

霍時寒淡淡吩咐:“讓大家都下班吧。”

周祈點了點頭。

霍時寒帶著薑西去了總裁辦公室。

集團裏的員工們都聽到風聲,他們家總裁帶著一個女生進了辦公室,光明正大,一點兒都避諱。

“總裁夫人吧?!”

“我估計是,這麼光明正大肯定就是夫人。”

誰不知道他們總裁已經結婚了呢。

“剛才看到夫人的臉了,真的是精致好看,看她的樣子貌似都沒有化妝,而且穿的衣服也是特別低調的奢侈品,沒有張揚。果然這才是真正的豪門闊太嘛?”

“她看起來很小誒,別誤會,我說年紀。”

“……”

對於員工們的討論,霍時寒以及薑西並不清楚。

“我給你帶了夜宵。”薑西開口:“還有甜品。”

霍時寒:“晚上,讓我吃甜的?”

“是家裏的廚師新發明出來的,用的帶糖,你可以試試好不好吃,不一定非要吃完呀。”薑西把所有的東西都拿了出來,放在桌子上。

霍時寒看著菜色,還算有食欲。

他向來胃口不好,所以吃的也不多。

“你今天肯定沒有好好吃飯吧?”薑西示意他坐下吃飯,自己則是在四處張望,對霍時寒的辦公室有那麼一丟丟的好奇。

霍時寒開口:“周祈準備了。”

“周特助還挺貼心的。”她道。

霍時寒:“可能是,工資到位吧。”

薑西聽到這話,笑了出來。

“想知道周特助的工資狀況,到底是多少年薪能夠讓他二十四小時待命。”薑西坐在霍時寒的麵前,撐著下巴看著他。

霍時寒問:“真想知道?”

“對啊。”

“應該千萬起。”霍時寒也不太清楚具體多少,周祈並不是普通的助理,他是自己手底下的第一特助,不過管理霍氏旗下的業務,還有他自己公司的業務,包括很私人的事情,所以很忙。

“什麼?!你們家助理的待遇都這麼好嘛?”

薑西想到她當醫生,一開始的實習工資實在是低的嚇人,全然是為愛發電,想到周祈的千萬薪酬就有點牙癢癢,羨慕呀羨慕!!

“理論上,他是特助,可他還兼職霍氏集團其他的職位,對外還有副總的稱號,所以並不是普通的助理。剛開始上班的時候,他是從打雜做起的,一直到現在。”霍時寒解釋。

沒有說是一步登頂。

都是腳踏實地慢慢來的。

“哦哦哦。”薑西道:“那我今天給你送飯,是不是也能算是替你著想?把周特助的工作幹了吧?是不是應該獎勵我什麼?!”

“你要什麼?”霍時寒問。

薑西反問:“我要什麼你就給什麼嗎?”

霍時寒點頭:“隻要我有。”

“沒有上限?”

霍時寒聽到這話,笑了笑。

“對自己的老婆,沒有上限。”

隻要你要,隻要我有,全然拋出。

“打錢吧,我很窮。”薑西開口。

霍時寒看了她一眼,問道:“要卡還是支票?”

“看你咯。”薑西道。

其實,她並不窮。

她這邊有霍時寒的副卡,可以隨便花。

本來霍時寒是打算給卡的,可不知想到了什麼,站了起來去辦公桌那邊,抽出來支票,開始填寫。

薑西看著他突然專注的樣子,疑惑?!

這是打算幹嘛?!

“支票吧。”霍時寒道。

薑西慢慢走過去,點頭:“也行。”

她之前就看過霍時寒寫的字,有種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意味,他的字猶如他的人一般,霸氣外露。隻是……

他填寫支票的時候,怎麼從個位數開始?!

這是玩兒文字遊戲?

還是說留個懸念?!

咱就是說,不至於吧?!

咦???

最後,薑西定眼一看,一千萬整。

霍時寒問:“夠嗎?”

薑西摸了摸鼻子,有點心虛。

她一頓飯,還不是自己做的,是廚師準備的,隻是提過來送了一下,就拿到了一千萬的支票,反而周祈作為特助,辛辛苦苦一年才有的工資。

一時間,她看到了霍時寒身上的霸總光環。

“我覺得可以。”薑西道。

要是還不可以,那不是不知好歹嗎?

她接過支票,看了一眼,霍時寒的簽名真的很好看。隨後,小心翼翼的放在包包裏。

“吃完回家吧。”薑西笑眯眯的開口。

拿了錢就要有拿錢的樣子,笑容必不可少。

霍時寒看她的樣子,跟著無奈的笑了一下。

“今天第一天上班,感覺如何?”他問。

薑西開口:“比我想象中的累,但是沒有我想象中的困難,我會再接再厲的。一定不會讓我家老頭失望的。”

“我一直都相信你肯做到最好。”霍時寒道。

他這話不是敷衍,也不是誇獎。

是單純的信任。

相信薑西可以做的很好。

“我也相信我自己。”薑西自信的說道。

“隻是,我有點擔心爺爺,他不肯來京城,一個人在小鎮那邊,我也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。上次回去,發現他真的變得老了好多。”薑西很少會有放心不下的人,周知忌就是其中一個。

這是從小撫養她長大的人。

是她很重要的親人。

“爺爺不想來京城肯定有他的想法。”霍時寒道。

有些事……

現在告訴薑西還太早。

“我也知道,這老頭就是太固執。”薑西歎氣。

如果他來京城的話,那自己就可以好好照顧他。

可老頭子固執非要在小鎮,怎麼說都不來。

氣死!!!

“回家吧。”霍時寒道。

薑西看他眉宇間有疲倦的樣,說道:“那今天我開車吧,為了霍總的支票。”

金主爸爸還是要好好照顧的!

霍時寒嗤:“所以,這就是金錢的魅力?”

“有錢能使鬼推磨,當然,我也不例外。”

薑西拉著霍時寒的手,出了辦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