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- 掌閱小說

第552章 狀態不好

書名: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作者:甜酒

“狀態不好?”霍時寒問。

管家把今天早上的事情大概說了一下,他語氣擔憂,繼續這麼下去可怎麼是好?如果兩個人真的吵架了的話,還是希望寒爺主動一點,解決這個問題。

小夫人是女孩子,不要讓女孩子一直主動。這樣真的不好。管家雖然沒有明說,可心裏頭是有些埋怨寒爺的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霍時寒掛了電話。

管家歎氣。

“最近怎麼回事呢?”

薑西坐在後花園,涼風徐徐。她看著遠處須臾開放的薔薇花,臉上表情淡淡的,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,沒有開心的情緒,也沒有失落的情緒,仿佛腦海裏什麼都沒有。什麼都不想幹,隻想這麼安靜的待著。

……

林曦月今天試婚紗。

她早早的就到了婚紗店,本來想喊薑西一起的,可封肆很是不滿:“不行,你讓小舅媽休息一下,她最近挺忙的。再說了,我覺得我能夠給你最好的意見。”

林曦月當時就嫌棄,可架不住封肆的軟磨硬泡,以前從來都沒有覺得這個男人墨跡,隻是覺得煩人。現在兩個人交往後,覺得封肆跟個老大媽一樣,一直在念叨,各種念叨,都快成唐僧了。

“我去試婚紗了,你什麼時候來?”

林曦月問。

封肆最近都在家裏的醫院上班,開始正式接受家族企業,每天都挺忙的。

“馬上!”封肆道。

林曦月說:“那我先去試了。”

“好,你看看你喜歡的多試幾套。”封肆說:“咱家的主要目標就是婚禮,我們兩個人現在是大熊貓的保護級別待遇,我媽說你想穿幾套婚紗都可以,不要想著省錢或者什麼的,她一輩子最看中的就是排麵。你可能不知道,她已經給自己買了好幾套衣服和珠寶了。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結婚的是她呢…”

絮絮叨叨一大堆。

林曦月無奈的歎氣。

封肆是從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?!

她無奈的說道:“說完了嗎?我真的要去了。你話怎麼這麼多啊。”

“沒辦法,我看到其他人什麼話都不想說,可對著你我連吃幾碗飯都能彙報的事無巨細。”封肆不以為恥反以為榮,甚至有些洋洋得意。

林曦月:“…?”

我真是不理解,你有什麼好得意的啊?他們兩個人訂婚後是真的觸發了封肆什麼見不得人的屬性嘛?

“掛了吧掛了吧,我也要出發了。”

封肆說完,林曦月立馬掛了電話。

服務人員過來問道:“請問,可以進去試婚紗了嗎?”

“可以了。”林曦月道。

她進去試婚紗,

這時,婚紗店進來了一個男人,他戴著黑色的鴨舌帽,剛一進來,就打量著林曦月的背影。

工作人員連忙過去,詢問道:“您好先生,請問您有預約嗎?”

男人搖頭:“沒有。”

工作人員繼續問道:“那請問您今天過來是替自己看禮服還是替您的愛人呢?我們這邊的婚紗以及禮服都很齊全,您可以先看看,如果有不滿意的話我們這邊還可以調整,有設計師專門設計,您可以把您的想法告訴我們。不過這種專門設計的會時間久一點。”

“沒事,我先看看。”男人道。

工作人員點頭。

她看著男人走進去,似乎並沒有看婚紗的想法,慢慢的打量著周遭,外麵大熱的天他居然穿著厚厚的衝鋒服,而且還背著大包,不知道裏麵裝的什麼東西。

本著“顧客至上”的緣故。工作人員並沒有詢問,她隻是好奇的盯著男人多看了幾眼,留意其他人也注意。畢竟,男人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凶。

這樣的神色,不像是來婚紗店的。

林曦月穿好婚紗,看著鏡子裏的自己,這套白色婚紗很是保守,花式繁瑣。她連鎖骨都沒有露出來,隻有手腕露出來,其他都是被婚紗包裹著。

旁邊的服務人員笑著說道:“小姐您穿這套婚紗也太好看了。這套婚紗樣式繁雜,胸口的花紋是設計師努力了三個月的結果。而且這套婚紗一般人穿起來會顯得有些壯,很是考驗新娘的身材,但是小姐穿起來並不覺得,反而很合適。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樣。”

林曦月笑了笑:“是嗎?”

她覺得還不錯。

也不知道封肆什麼時候會來。

“麻煩,我的手機可以幫我拿一下嗎?”林曦月跟服務人員說道。

後者立馬出去把她的手機拿了進來。她想要打電話給封肆詢問她什麼時候過來,卻看到突然跳出來的消息:曦月,你出來一下。我在這邊的地下車庫,有東西要給你。

林曦月疑惑。

怎麼回事?!

有話不能當麵說嘛?還讓自己去地下車庫,她問道:“我可以穿這套裙子去地下車庫嗎?”

“可以的。”服務人員點頭。

她怎麼可能不同意呢。

這位是封氏未來的少奶奶,當然應該要好好的服務,再說了,封氏如此家族,不可能會在意婚紗什麼的,她隻需要給出最好的服務態度就可以,就算真的婚紗出了什麼問題,封氏也是賠得起。

林曦月說了聲謝謝,去了地下車庫。

還好,她剛才來的時候記得路。

她過去的時候還給封肆打電話,問他在哪裏,這邊是商場,地下車庫挺大的,不知道封肆的車停在哪個方位。

“您好,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……”

她看了眼手機,覺得離譜。

怎麼沒人接?

到地下車庫時,她的手機沒信號了。果然,某果手機就是如此,在地下車庫被屏蔽的死死的。她隻好提著裙擺,到處尋找封肆的車牌號,心裏頭暗戳戳的給他記下來一筆。

好好的讓她到地下車庫。

真是夠了。

“林曦月。”

突然,她的身後有人靠近,猶如鬼魅一般,慢慢的貼近她的後背,帶著溫熱的氣息,吹在她的耳垂,語氣冷血又低沉:“沒想到吧,我們還會再見麵。”

林曦月想要轉頭,可被攝製住,沒機會,她隻好僵硬著頭皮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她沒有聽出來男人的聲音。

男人無奈:“真是失望,你居然沒有聽出來我的聲音。好歹我們也是交往過的。果然,女人就是水性楊花,見一個愛一個嗎?”

轟——

林曦月仿佛明白了什麼,知道了身後的男人是誰,她想要轉頭回去,男人沒給機會,她想開口說明什麼時,更加沒機會,因為她被一記手刀給打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