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- 掌閱小說

第558章 絕處

書名: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作者:甜酒

“你以為我想要你這個女兒嘛?”林俊愷分外嫌棄,看著林曦月時不帶情感,這個女兒從小就叛逆,長大了好不容易聽話點,現在卻出了這樣的事情。

林曦月道:“您放棄我吧。”

林俊愷道:“曦月,我作為父親從來都沒有虧待過你吧?你到底不滿意什麼?站在還要把我往外麵推?你知道林家因為你都成什麼樣子了嘛?”

林曦月沒說話。

她不知道。

她也不想知道。

利潤有時候並不是純利潤,也是一把雙刃劍,承受了利潤帶來的紅利,那就應該接受應該有的壓力。一點點小事就過來扒拉,她是真覺得她父親很沒有擔當。

曾露道:“曦月,我和你爸爸商量過了,你最近一段時間還是不要回家了。避避風頭吧,因為你我們家成了笑話,不光是在網路上,在圈子裏也是一樣的。”

林曦月點了點頭:“好。”

林俊愷看她順從的樣子,有些話也說不出來,算了算了,封氏背後還有霍家,這次的危機肯定會解決的,他們還是有希望的,熬過這段時間就好了。

他們離開後,林曦月出神。

她的傷口,親生父親一字未提。就像是沒看到一樣,也是,她不應該有過多的期待,挺沒有必要的。有些東西從來都沒有擁有過,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的嫉妒羨慕。

網絡上的消息被壓的差不多了,可封肆的所作所為還是不對的,他綁架人就是不對,關於這件事,是犯法的。

“什麼?!”霍望皺眉。

封肆道:“我沒有對他的父母動手,我隻是把他們送去了國外,這事兒霍切也是知道的。我就算再怎麼不是個東西,也不可能下這樣的狠手。”

雖然,程良確實不是東西。

“程良在國外也有產業,他們家洗黑錢這事兒我們這邊有證據,他同性戀這事兒林小姐知道嗎?她知道的話應該會有不一樣的心態吧?畢竟程良當初是想著騙婚去的。”霍望示意封肆有話直說,不要想著隱瞞。

真誠才是最大的必殺技。

封肆道:“你覺得我媳婦兒那個樣,聽的進去嗎?她現在什麼都不在意,把自己的思緒放在外太空了。”

林曦月多麼跳脫的一個人啊。

現在居然變成這樣了。

霍望:“…雖然但是,我可能幫不上你。就事論事而言我可以幫忙理性認識以內的事情,理性以外之類的事情,我就不行了。”

畢竟,他不懂愛情。

也不太懂這群人所謂的愛情是怎麼回事。

……

“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薑西問。

管家開口:“這事兒已經解決了。”

薑西說:“所以我不配知道這事兒嗎?”

管家:“寒爺說你最近的情緒不是很好,所以還是不要操心太多。我就沒告訴你。專注自己的事情挺好的,林小姐沒什麼事情,她有被好好照顧。”

薑西點頭:“喔,我知道了。”

管家看她這個反應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不用告訴我了,我自己用手機看吧。我先回房間了。”薑西的語氣淡淡的,聽不出來生氣。

管家有些害怕,他把這件事告訴了霍時寒,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無間道一樣,兩麵都不討好。夫人和寒爺最近的情緒都怎麼回事?他們是不是還在吵架?!

到了下午,霍時寒回了家。

薑西還在房間。

咚咚咚——

“西西?薑同學?”霍時寒敲了敲門,隨後打開門走了進去,看到薑西趴在桌子上睡著了,她的麵前是關於封家的新聞。

“你回來了?”薑西迷迷糊糊的問。

霍時寒道:“起來吃東西?”

薑西搖頭:“不,困。”

“那睡吧,我陪你一起睡。”霍時寒把她抱起來,打算讓她睡在床上。這樣趴著睡不舒服。

“唱首歌。”薑西雖然迷糊,可還是在使喚著霍時寒,後者倒是一點脾氣都沒有,開口問道:“唱唱唱,你想聽什麼?”

“隨便,什麼都可以。”薑西道。

隻是單純的想要讓霍時寒找個事做。

“歡樂一點的,可愛一點的。”

薑西繼續說道。

霍時寒想了想,清了清嗓子。

他脫掉了外套,躺在薑西的身邊,緩緩開口:“快樂池塘栽種了夢想就變成海洋

,鼓的眼睛大嘴巴同樣唱的響亮。借我一雙小翅膀就能飛向太陽,我相信奇跡就在身上啦......”

薑西聽的很滿意。

這首歌,是兒歌吧?!

叫什麼名字來著???

“它是一隻小跳蛙越過藍色大西洋,跳到遙遠的東方,跳到我們身旁。春夏秋冬我們是最好的夥伴,親吻它就會變得不一樣,啦啦啦……”

薑西拍了拍他的肩膀,誇獎:“不錯。”

霍時寒道:“還要聽嗎?”

“困。”薑西睡了過去。

霍時寒的眉頭皺了皺,他看著薑西熟睡的樣子,有些擔憂,薑西最近看起來越來越疲憊,睡眠也越來越多,可她的睡眠質量並不好。

上次的心理谘詢,肯定有問題。

薑西又做噩夢了。

她每次睡著都會做噩夢,可卻睡不醒。次數越來越頻繁,她自己都不太清楚怎麼回事,好像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一樣。這樣的被迫感讓她很陌生,想要抗拒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。

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。

“霍時寒,救我。”

薑西在夢裏呼喚。

霍時寒把她抱在懷裏,道:“我在。”

次日。

霍時寒撥打了早就存好的電話。

“賀蘭頌先生,我希望您能夠告訴我一件事情。”他語氣冷漠。

賀蘭頌道:“霍時寒?你為什麼生氣?”

“我的妻子情緒很不穩定,我想問問賀蘭先生在這中間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?她是你的女兒,你希望她活不到25歲嗎?”

“我這麼做是為了救她,置之死地而後生,你沒聽過嗎?霍時寒,你並不是她的良人。如果你在她的身邊對她沒有任何作用的話,那就離開吧。”賀蘭頌一字一頓:“不要害死她。”

“你說什麼?!”

賀蘭頌道:“我說的是真的,小姑娘從小就被我身邊某個心腸不太好的惡毒女巫下了慢性毒藥,我並沒有研製出根本的解藥,隻能讓周老師調理她的身體,讓她的身體素質變得好一點。可她認識你之後,就沒有那麼情緒穩定,周老師去世,她的身體也撐到了極致,你沒有發現嗎?”

他的話,在霍時寒腦海裏回想。

是這樣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