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- 掌閱小說

第562章 暈

書名: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薑西霍時寒 作者:甜酒

薑西和霍時寒從封肆家裏離開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了,她坐在後車座,一言不發,看起來興致缺缺。

“累了?”霍時寒問。

薑西開口:“有點。”

霍時寒道:“睡吧。”

薑西問:“我最近是不是經常睡?”

霍時寒道:“春乏,我能理解。”

薑西:“……”

她看著霍時寒,不說話,後者笑了一下,開口問道:“睡覺太多也不一定就是壞事啊,你可以這麼想,至少你沒有失眠不是?”

“霍時寒,有時間我再去看一下心理醫生吧。”薑西道:“我最近感覺挺奇怪的,有時候感覺自己睡不醒,有時候又感覺周圍都是人,腦瓜子嗡嗡的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。”

聽到這話,霍時寒頓了頓。

他想到賀蘭頌說的話,看向薑西,說道:“西西,沒事,你隻是心理作用而已。如若想去看心理醫生的話,我們就去看看,但是你要知道一件事,你沒有任何的問題。”

薑西遲疑。

她不想欺騙霍時寒。

她是真的感覺不太好。

兩個人回了家,薑西很早就睡了。

霍時寒看著她熟睡的樣子,眉頭緊蹙。他看了看薑西,轉頭出了門。

深夜,希爾頓酒店的天台上。

賀蘭頌坐在閑適的沙發上,天台的風吹過,把他原本整齊的頭發吹的淩亂不堪,他看著來人,笑了一下:“你還挺有能力的,居然能夠找到這裏?來找我幹嘛?”

“賀蘭先生,你打算怎麼救我妻子?”

霍時寒開門見山。

“你的妻子?”賀蘭頌問。

霍時寒道:“她現在的情況越來越明顯,可她去看心理醫生以及做任何檢查都沒有用,除了拉黑找你,我不知道還能夠找誰,我不希望她繼續受折磨下去了。”

“我也很希望如你一般快速的解決問題,可是很抱歉,我還沒有拿到最後的數據。需要再等等。”賀蘭頌道。

霍時寒:“薑西!她等不及!”

賀蘭頌道:“這麼多年都等下來了,現在就等不了嗎?如果不是你非要讓她找尋自己的身世,如果她還在涇川鎮,就不會發現現在的事情,她可以幸福快樂的生活一輩子,我也不會出現在她的生活裏。既然做了選擇就像個男人一樣承擔起來!”

霍時寒沒說話。

“霍時寒,我這次回來唯一的目的就是為了救我的女兒,你不用懷疑我的想法。我也希望你不要催促我。”賀蘭頌歎了口氣,“有些事情我並不想告訴晚輩。”

關於他是個渣男的事實。

霍時寒道:“我也不太想知道上一代的恩怨,我關心的自始至終都隻是我的妻子而已。”

“OK,那就好。”他道。

霍時寒問:“賀蘭先生,羅素夫人到京城了,您知道嗎?您和她才是一對吧?為什麼要和不相關的人在一起?”

賀蘭頌看他的樣子,問的還挺認真。

“因為我是個渣男?”賀蘭頌反問。

霍時寒:“…看出來了。”

賀蘭頌笑了一下:“側麵反映出來我的人格魅力,沒什麼事情就不要來找我了。我身邊並不算安全,如果讓人知道你和我有聯係的話,很有可能會被追殺的,”

他說的很隨意,可霍時寒知道,他是認真的,賀蘭頌之所以隱姓埋名這麼多年,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寧願假死也要守護的某些東西,肯定不一般。霍時寒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如果不是因為前路未知,他也不會主動過來。

“走吧。”賀蘭頌擺了擺手。

霍時寒微微頷首後,離開。

賀蘭頌笑了笑:“還是個癡情的種,之之前調查的時候,沒有發現霍家人還有這樣的潛質,不過也不錯了,隻要能夠保證薑西的安全就行。”

……

“夫人,霍時寒去見了賀蘭頌。”伊森道。

他彙報完之後,一定看著羅素的神色,害怕她會生氣,可是沒有想到,羅素的神色很淡,看起來並沒有因為這個情報有任何的反應。

“還有其他事嗎?”羅素問。

伊森搖頭:“羅囡那邊沒有任何的動靜,據說她的情緒很不穩定。很少出門,之前一直都是和賀蘭頌一起出去的,現在偶爾和賀蘭頌出去一次,也會限製賀蘭頌的行動。”

他不太明白,這是為什麼。

賀蘭頌和羅囡兩個人的相處方式很迷。

說是情侶愛人,似乎不太對。

說是仇人隔閡,又像是沒那麼嚴重。

“繼續盯著吧,有什麼事情告訴我就好,如果他們真的采取什麼措施,派人攔著。羅囡如果有任何危險的行動,就把她做了。”羅素道。

她不能主動出擊。

但是羅囡主動出擊的話,她不會放過。正好有機會解決了這個麻煩。

“那賀蘭頌呢?”伊森問。

畢竟是夫人曾經的老情人。

羅素道:“如果…到時候他願意為了羅囡去死的話,那就讓他們在地獄也在一起吧。”

伊森沒有回答。

羅素笑了一下:“伊森,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其實挺狠的?愛而不得就想著殺了那對所謂的情侶。”

伊森搖頭:“夫人做得對,被背叛的人本來就有資格懲罰背叛之人。”

“歪理。”羅素嗤。

說到底,還是心裏頭不平衡罷了。

不過,也無所謂了。

次日,薑西起床後,有些懵。

“霍時寒?”

“寒寒,你在嗎?”

“房間裏怎麼這麼黑啊?”

她怎麼什麼都看不見了?她下意識的想要打開床頭燈,可摸不到開關,從床上跌了下去,還好地毯很厚,讓她沒感覺到任何的疼痛。

她用手在麵前晃了晃。

她……看不見了。

“我…”她喃喃。

不是天的原因,是她的原因。

她看不到任何東西了。

房門被從外麵打開,薑西跪坐在地毯上,呆呆的看著前方,目無焦距,十分嚇人。

“西西,怎麼坐在地上,起來。”

霍時寒蹲在她的麵前,想要抱她。

薑西伸出手,撫摸到他的臉頰。

慢慢的摸了摸,“看著”這張臉,隨後呆呆的說道:“寒寒,我看不到你了。怎麼回事呢?昨天我分明還是能夠看到你的。現在眼底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到。”

這種感覺很陌生,很孤獨。仿佛全世界就隻有自己一個人一樣。她抱著霍時寒,所有的安全感都來自霍時寒,此時此刻,卻快要崩潰。

“沒事沒事,我們去醫院。”

霍時寒抱起來她,動作溫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