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37章 你不用在意我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“放心,我一向遵守約定。”墨梟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,“要不然你能有時間跟我在這裏廢話?”

“我餓了,我去煮點麵吃。”白傾立刻逃走。

墨梟清冷的一笑。

膽小鬼!

真不知道她怎麼會這麼膽小。

倏然,白傾又折回來:“你吃嗎?”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。

白傾眉眼彎彎:“好的。”

說完,她就轉身去煮麵。

墨梟吹幹頭發,換了衣服。

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。

是雲七七打來的。

墨梟接了:“怎麼了?”

“墨梟,你什麼時候來?”雲七七嗓音帶著可憐:“我明天要做化療,我好怕。”

“我今天……”墨梟正準備開口。

白傾走進來:“阿墨,麵煮好了。”

雲七七一愣,這是白傾的聲音?

他和白傾在一起?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白傾應該聽到錄音了!

她怎麼可能還和墨梟在一起?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:“我這就去。”

白傾不知道墨梟在和雲七七通話,笑道:“沒關係,你先處理手頭的事情,我去弄點小菜。”

說完,白傾出去。

墨梟嗓音低沉:“七七。”

“墨梟,我知道你累了,你今天不過來也沒有關係。”雲七七裝成很懂事的樣子:“你多吃點,連我那份。”

“你還沒有吃嗎?”墨梟清冷的問。

“是啊,我沒有胃口。”雲七七咬咬唇:“聽白傾說你要吃麵,我也好想吃,這裏的飯菜讓我沒有胃口。”

其實她是想讓墨梟拿白傾做好的給自己吃。

她並不是想吃白傾做的麵。

而是為了讓白傾知道,主要她想吃,墨梟就會讓她做。

“我讓趙騰給你送過去。”墨梟就道。

雲七七再次怔住。

難道他不來?

“我隻是說說而已,沒關係,你吃吧,我不麻煩你了。”雲七七嗓音委屈:“墨梟,我一個人也可以的,就像這三年在國外,不管是生病還是其他的事情,我都是一個人,我都能自己扛過來的,你不用在意我。”

說完,雲七七掛了電話。

墨梟淡淡蹙眉。

雲七七的話讓他很不舒服。

至於哪裏不舒服,他也說不上來。

他換好衣服,來到外麵。

白傾端著小菜從廚房出來。

她穿著粉色的居家服,長長的青絲紮成了一個高馬尾,青春靚麗。

她的身上還係著一個小白兔和胡蘿卜圖案的圍裙。

怎麼看都是可可愛愛的。

沒人的感覺也是溫軟舒適,毫無壓力。

“阿墨,過來吃呀。”白傾笑得那叫一個甜膩。

墨梟走過去。

他們來到餐廳。

白傾煮了兩碗麵。

墨梟的碗裏有麵,有雞蛋蝦仁和火腿。

白傾的碗裏隻有麵,雞蛋還有青菜。

“你怎麼吃得這麼清淡?”墨梟坐下。

其實家裏最愛吃火腿的是她。

“大晚上吃這麼膩的東西,我不會不消化的。”白傾嘟囔著。

其實是她一點都不想吃。

甚至想吐。

可是她要忍著。

“嬌氣。”墨梟坐下來。

白傾也跟著入座。

兩人一起動筷子。

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兩個單獨吃過飯了。

好像一切又回到了雲七七沒有回來的日子。

墨梟加班到深夜,她也會等到深夜。

等他回來,給他煮一碗麵,或者留一份熱乎乎的雞湯,都成了她的習慣。

不過吃麵的時候,白傾還是注意到墨梟有些魂不守舍。

她知道,墨梟怎麼會那麼容易的就不喜歡雲七七了呢?

她答應給他一個月的時間。

那麼這一個月裏,她絕對不會再提。

吃完飯,白傾收拾了碗筷,才去洗澡。

她洗完澡從浴室裏出來,卻發現墨梟不在。

難道又走了?

她泄了一口氣。

果然她就不該對狗男人有期待!

當!

外麵忽然傳來響動。

白傾臉色一白,不會是進賊了吧?

難道說是墨梟走得急,忘記關門了?

然後賊進來了?

該死的墨梟!

她轉身看了一眼臥室,她拿起一個花瓶。

鼓足了勇氣,才走向門口。

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轉動門把手,然後把門打開。

客廳的燈是黑的。

門是敞開的。

麻蛋!真的進賊了!

今日,她要和是寶寶死在這裏,她做鬼都不會放過墨梟的。

她聽到有腳步聲,從客廳的方向傳來。

她退回到屋子裏。

拿出手機,立刻報警。

“警察叔叔,我家裏進賊了。”白傾緊張的渾身發抖。

警察:“請問你的家庭住址是哪裏?”

白傾說出了地址。

警察:“好的,我們這就過去,請你不要出去,確保自己的安全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瑟縮著。

當當!

外麵傳來敲門聲。

白傾顫抖的更厲害,沒有想到現在做賊的還挺講禮貌的,都知道敲門了。

“白傾,你鎖門幹什麼?”墨梟的聲音倏然從門外傳來。

白傾一愣。

墨梟?

他沒走嗎?

她立刻去開門,結果真的是墨梟。

“你怎麼沒有走?”白傾震驚了。

“走什麼?”墨梟擰眉:“我抽煙把煙灰缸打翻了,然後出去扔個垃圾,回頭就看到你鎖了臥室的門,然後還聽到你嘀嘀咕咕的。”

白傾尷尬:“那你扔垃圾就扔垃圾,關什麼燈呀?扔完垃圾,怎麼不把門關上?”

“廚房的燈不是開著,有點亮就行,我開門是為了散散煙味,你不是最討厭煙味嗎?”墨梟蹙眉。

白傾抿抿櫻唇,這下誤會可大了。

這時,外麵走進來兩個警察。

“別動!”其中一個警察厲聲道:“不許傷害這個姑娘,舉起手來!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“對不起!”白傾不停的給警察道歉,她羞愧的頭都抬不起來:“警察叔叔,對不起,是我弄錯了,真的很對不起。”

墨梟雙手抱臂睨著她,嘴角一扯。

“小姑娘,有警惕性是好事,知道第一時間報警也非常的棒,就是下次你弄清楚早說。”警察訕然。

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白傾欲哭無淚。

她哪知道墨梟沒走啊。

警察看到墨梟,隻覺得這男人有點眼熟,就道:“這位先生,你也應該反省一下,怎麼你的妻子就認為你不會在家裏呢?”

墨梟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