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70章 我已經不愛你了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墨梟側臉緊繃。

不管白傾怎麼罵他都沒有怨言。

隻是聽到白傾說,她要離開這裏的時候。

不知道為什麼,他特別的慌張。

“墨梟,我跟你一天的日子都過不下去,你痛快和我離婚吧。”白傾咬著唇:“現在看到你,我就生理性厭惡。”

墨梟周身籠罩著寒氣:“為什麼懷孕了,不跟我說?”

“嗬嗬。”白傾冷笑:“我說了也是這樣的結果,那天我不是問過你嗎,如果我懷孕了怎麼辦,你說的打掉。”

墨梟震住。

他記得。

他確實說過。

那時候,他還不知道自己會愛上白傾。

所以才會那麼說。

但是後來,他對白傾的感情發生了變化。

他發覺自己是喜歡她的。

如果她說了。

他肯定不會……

白傾的睫毛上掛著淚珠:“墨梟,看在這三年我很乖的份上,離婚吧。我已經不愛你了。”

徹底的不愛了。

之前的種種,她可以放心。

可是如今,墨梟輕描淡寫的放過雲七七。

她沒有辦法原諒這個男人。

也做不到繼續和他生活在一起。

“你,好好休息。”墨梟嗓音低沉沙啞。

白傾確實很累。

累到她不想和墨梟爭吵。

她閉上眼睛,不再理墨梟。

她把手也從墨梟的掌心抽出來。

轉個人,背對著墨梟。

墨梟心髒一陣陣的抽痛。

等白傾睡著了。

他才起身離開。

墨梟來到關著燕秋等人的地方。

那些參與傷害白傾的人,都被抓來了。

他們跪在墨梟的麵前,眼睛裏滿是絕望。

“墨少,我以為是你下的令。”燕秋瑟瑟發抖。

墨梟冷漠:“我給你下的令是保護好少夫人!”

“可是,那聲音確實是你的。”燕秋辯解。

墨梟墨眸黑到仿佛能吞噬掉一切:“你覺得我會前一秒鍾,讓你保護少夫人,下一秒鍾就讓你給她下藥害她嗎?”

燕秋咬著唇,不吭聲。

“還有,我在你的手裏發現了被人移植的木馬,這句話根本不是我發給你的。”墨梟冷酷。

燕秋明明村:“墨少,我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我真的一無所知。”

墨梟眼底閃爍著寒光:“不見棺材不掉淚!”

“動手!”墨梟身體微微往後一靠。

兩個保鏢走上來,就把燕秋抓起來,拖到一個水池前。

燕秋知道他們要幹什麼,用力的掙紮著:“墨少,不要,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會好好保護少夫人的。”

墨梟冷漠。

趙騰對那兩個保鏢道:“愣著幹什麼?”

那兩個保鏢二話不說,就把燕秋往水裏按去。

差不多了,又把她抓起來。

反複幾次,燕秋就扛不住了。

墨梟卻沒有喊停。

旁邊跪在地上的醫生和護士們都在瑟瑟發抖。

“墨少,求求你放過我們吧。”醫生顫巍巍道:“我們真的以為是你下令的,我們都以為你那麼喜歡雲小姐,為了雲小姐什麼事都肯做的。”

“為了她,為什麼都肯做?”墨梟眼底閃過一抹陰狠。

“墨少,這可真的不能怪我們,這都是雲七七說的。”醫生哀求著。

墨梟冷笑:“是什麼給了你錯覺?”

醫生慌張:“墨少,你要是不喜歡雲七七勝過白傾,你為什麼總是往醫院跑,對雲七七那麼關心,特別是,你陪著雲七七去雲家,雲家的人那麼討厭她,你都要陪著她去,難道不是愛嗎?”

墨梟僵住。

他黑眸冷若冰霜,壓得周遭都失去了光亮。

是他造成的嗎?

所以都是他的錯。

是他給這些人造成了錯覺,才會讓他們明目張膽的去欺負白傾。

“明明當時白傾還有救,你們為什麼不救,還把她送倒太平間?”墨梟的眼中全是陰狠:“難道也是我讓你們殺人的?”

醫生尷尬,他看向了燕秋:“都是她的主意。”

燕秋剛剛被拖上來,她聽到醫生這麼說,立刻跪地求饒:“墨少,不要再折磨我了,我再也不敢了,不敢了!”

“我說過,沒有下次。”墨梟冷酷:“我隻問你,到底是誰讓你這麼做的。”

燕秋重重的喘著氣:“是,雲七七。”

“為什麼這麼聽她的?”墨梟狹眸陰鷙而冷酷。

燕秋抿抿唇:“因為我父親曾經受過她母親的恩惠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“往你手機裏移植木馬的也是她?”墨梟冷冰冰的問。

燕秋有氣無力的點點頭:“是,她說這是為了給白傾看的,為了能讓白傾死心。”

墨梟又想起了白傾絕望而冰冷的臉,心如刀割。

“難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?”墨梟黑眸陰鷙。

“雲小姐說,你那麼愛她,隻要她求情,你就會放過我們的。”燕秋大著膽子:“墨少,雲小姐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,我們也沒有做錯啊?”

醫生和護士也都點頭:“對呀,我們可是救了你心愛的女人啊。”

他怎麼能這麼對他們?

墨梟陰冷的笑著,卻心如刀割。

“她是我心愛的女人?”墨梟諷刺:“你們以為很了解我嗎?”

他們怔住。

難道不是嗎?

趙騰冷漠:“墨少,要是真的喜歡雲七七,你們還會在這裏嗎?”

醫生和護士都呆住了。

難道是他們弄錯了?

“白癡。”趙騰冷冷的看著他們。

他們今天有這樣的下場,純粹是活該!

墨梟站起來,冷冷道:“趙騰,這裏交給你,你知道怎麼做。”

“總裁,放心。”趙騰點點頭。

墨梟邁步而去。

“你們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偏行。”趙騰譏誚:“準備受死吧。”

“怎麼會這樣?”燕秋不明白:“墨少,怎麼會喜歡上白傾?”

趙騰居高臨下看著像是落湯雞一樣的燕秋,“你是不是蠢?總裁要是真的不喜歡白傾,那雲七七一回來,早就痛快離婚了。之所以沒有立刻離婚,你真的以為是為了骨髓嗎?你知道總裁暗地裏派人去世界各地給雲七七找骨髓嗎?你以為那是對雲七七的疼愛?那是舍不得少夫人給雲七七捐,蠢貨!”

燕秋僵住。

她還以為墨梟喜歡的是雲七七。

所以她才願意聽雲七七的。

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。

那她豈不是要死無葬身之地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