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156章 她早就知道?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晚上,七點。

沈晚來給白傾送吃的東西。

她把一大份給白傾,“這是你的。”

然後把一小份給墨梟:“你的。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沈晚解釋:“看你今天救駕有功,所以多給你做了一道菜,不然你就一道菜一份飯,連湯都沒有。”

墨梟不想說話。

白傾看著要自閉的墨梟,訕然:“阿姨,今天多虧了墨梟了。”

“哦,傾傾替你說話了,那等下賞你一碗湯。”沈晚幽幽道。

“嗬!”墨梟被氣笑:“謝皇後娘娘,謝太子妃。”

沈晚冷哼:“我是皇後娘娘,人家可不是你的太子妃,少在那裏占便宜。”

墨梟決定隻吃飯不說話。

沈晚摸摸白傾的腦袋,擔心道:“沒嚇壞吧?”

“沒有。”白傾搖搖頭。

“那就好。”沈晚蹙著眉:“奶奶知道這件事,氣得不得了,她說明天她抽空去打麻將,把這件事告訴給她那些牌搭子,你放心,這消息一下子就能傳來。”

白傾訕然:“阿姨,不用這樣吧?”

“當然要這樣,不然白讓你受委屈了。”沈晚深沉道。

白傾非常的感激,但是覺得不應該這麼麻煩他們。

沈晚盯著白傾看了看,又看了看墨梟,心裏很舒坦。

等白傾吃完飯,沈晚就收拾了一下東西準備離開了。

“我送你。”墨梟起身,送沈晚出去。

母子倆站在電梯前。

“開竅了?”沈晚清冷道:“知道怎麼嗬護人家了?”

墨梟不語。

“你別把人追到了手,又不知道珍惜。”沈晚蹙眉:“小心人家再也不原諒你。”

“媽,她不愛我了。”墨梟深沉道:“我有那種感覺。”

沈晚盯著他。

墨梟沉然:“她不是以前那個愛我的白傾了。”

“哦,那不是很正常嗎?”沈晚冷淡道:“你要是介意,就別糾纏人家,說不定,她就和林陌在一起了。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沈晚冷哼。

“她也不會和林陌在一起的。”墨梟十分篤定道:“她回來,是為了自己的身世。”

沈晚一愣:“什麼身世?”

墨梟側眸:“傾傾的父母都是孤兒,你不知道嗎?”

“我當然知道了。”沈晚就道:“在你還不知道的時候,我就知道了,我可是她婆婆。”

墨梟麵無表情,表示有被內涵到。

“她這次回來,其實是因為她調查到了自己母親的身世。”墨梟清冷的解釋:“過後,她還會走的,誰都留不住她。”

“事在人為。”沈晚深沉道:“你沒試過怎麼知道不可以?隻要你用心,我不相信傾傾會一輩子不原諒你。”

墨梟沉然。

這時,電梯到了。

“行了,你別送我了,好好陪著傾傾去吧。”沈晚就道。

“媽,你知道傾傾的身世嗎?”墨梟忽然問道。

沈晚搖頭。

“白傾和雲七七長得那麼像,你就沒有懷疑過?”墨梟又問。

沈晚愣住:“什麼?難道你的意思是?”

墨梟點點頭:“雲老夫人曾經有一個小女兒,不忙不白的失蹤了,對吧?”

“對。”沈晚錯過了電梯,她擰著眉:“難道傾傾的媽就是雲老夫人那個始終的女兒?”

“嗯。”墨梟頷首。

“我的天!!”沈晚上前一步,抓著墨梟的手臂:“墨梟,你這一說,我就想起了當年,我們要帶傾傾去參加雲老夫人的壽宴,倘若那次真的帶傾傾去了,也許……”

墨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:“是我讓她們錯過了。”

“不是!”沈晚激動道:“雲七七肯定早就知道!不然,她為什麼非要去?明知道去了,雲家的人也不會喜歡她的。而她知道,如果她要去你,你為了避免衝突,就不讓傾傾去,她在阻止這件事。”

墨梟目光沉黑。

“真是想不到啊,她跟她媽媽一樣的陰險!”沈晚咬著牙:“那傾傾打算什麼時候去雲家認親?”

“她沒有說。”墨梟清冷道:“不過我想應該快了,她應該是想再調查一下,她媽媽失蹤的原因,再去雲家的。”

“對的。”沈晚分析:“這件事你奶奶和我說過,說這件事肯定不是外人幹的,雲家戒備森嚴,怎麼可能有外人進來把孩子偷走,可惜,這件事怎麼調查也沒有頭緒,要不然雲老夫人也不會……唉。”

“媽,這件事先不要告訴奶奶。”墨梟叮囑。

“放心,我明白。”沈晚點點頭。

電梯又來了。

她這一次趕上了。

墨梟看著電梯門一點點的關上,才準備離開。

這時,就聽到了一個熟悉而低沉的聲音:“墨梟。”

墨梟轉身,冷冷的看著坐在輪椅上的女人,狹長的眸子泛著冷芒:“是你。”

雲七七戴著口罩,冷笑:“見到我,很意外嗎?”

墨梟冷冰冰的看了她一眼,準備離開。

“墨梟!”雲七七叫住他:“我聽說白傾住院了,我想看看她。”

“滾!”墨梟冷酷。

雲七七卻眯起眼睛:“你果然是好冷酷,好無情啊。”

墨梟冷漠:“你想死嗎?”

“嗬嗬。”雲七七低低的冷笑,眼神陰邪:“墨梟,你真的好狠啊,你為了白傾,生生的斷了我的兩條腿,我那時候很疼,你知道嗎?”

“你害死我和傾傾的孩子的時候,她也很疼。”墨梟冷酷。

哈哈!

雲七七嘲笑:“可惜,她生不了了。”

“閉嘴!”墨梟捏著拳頭。

“這是事情,我為什麼不能說呢?”雲七七就像是來挑釁的。

墨梟忍不無可忍。

“你想打我嗎?”雲七七睨著他:“你打啊。”

墨梟冷冷的眯起眼睛:“你以為我不敢?”

雲七七閉上眼睛,做好了被墨梟打一巴掌的準備。

她就等著被墨梟打。

她已經安排好記者了,記者就在不遠處偷拍。

隻要墨梟動手。

她就可以占領輿論高地,讓墨梟吃不了兜著走!

還有白傾!

讓他們倆一起去死!

她知道墨梟再也不會喜歡自己了。

既然得不到,那就毀掉。

毀掉了,她就什麼都不怕了。

啪!

她的臉果然狠狠地挨了一巴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