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190章 拒絕再次成為自己的妹夫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白傾深深地擰眉:“所以雲老夫人他們是姐妹三人?”

“對。”墨梟解釋:“其中,雲老夫人和她的姐姐還是雙胞胎。”

白傾驚訝:“雙胞胎?!”

“這也解釋了,為什麼,你和雲七七會像的原因。”墨梟清冷道。

白傾沉默。

她沒有想到,這裏麵藏著這麼多的秘密。

她聽到這些,心情複雜。

“我剛才在床底下聽雲青州說話,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些。”白傾擰著眉:“看來隻能等池茵夫人跟你一起回來了。”

“嗯,所以這幾天你別輕舉妄動,等我。”墨梟嗓音低沉:“聽清楚了嗎?”

“你不說,我也不會讓自己處於危險中的。”白傾幽幽道。

墨梟沒有說話。

其實他非常擔心白傾。

他沒有想到一年的時間,白傾成長的如此快和迅速。

也非常的氣憤,白辰一點兒都不知道擔心一下白傾的情況。

他隻知道那個冷唯!

“我要回去了,掛了。”白傾準備摘下耳機。

墨梟疏冷的喉結一滾。

他知道自己不能要求白傾太多,他低聲道:“到醫院了,告訴我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白傾點了點頭。

墨梟這才放心。

白傾關掉了耳機,鬆了一口氣。

墨梟發來了監控終端的app。

她把程序裝到自己的手機上,然後開車回醫院。

白傾到了醫院。

走進病房。

她看到了白辰。

白辰深深地擰眉:“你去了?”

她頷首。

白辰自責道:“抱歉,我給忘了,你沒事吧?”

“我很好。”白傾並沒有怪罪白辰:“哥,這種事我一個人也可以的。”

白辰沉然:“我就是去冷靜了一下,沒想到耽誤了時間。”

白傾認真的看著他:“哥,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“你想問冷唯的事情吧?”白辰嗓音沙啞:“你問吧。”

白傾深沉道:“哥,我不勉強你,你想回答就回答,你不想可以拒絕。”

她覺得這件事可能涉及到了白辰的私人感情。

這種事,白傾一向不會去幹涉。

己所不欲勿施於人。

“嗯。”白辰扯了一下嘴角。

畢竟白傾的性格,他還是了解的。

“哥,你和冷唯很久以前就認識了,對嗎?”白傾好奇的問。

“是,很久了。”白辰解釋:“十七歲吧,她去巴黎年高二,我那時候是大一,我們有共同的朋友圈,所以一次聖誕聚會上,我們就認識了。”

白傾點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啊。”

“嗯。”白辰點點頭:“她長得漂亮,性格又好,喜歡他的人很多。”

他也是其中一個。

“哥。”白傾猶豫了一下:“我聽冷辭提起過,冷唯會變成這樣是被男人刺激的,那個男人……是不是你?”

白辰一頓。

隨後,他自責道:“我要是有一個這樣的女朋友,我做夢都會笑醒的。”

“那讓她懷孕的人就不是你了?”白傾擰眉。

“她,懷孕了?”白辰震驚:“她都這樣了,竟然……冷辭是幹什麼吃的!”

“哥,你別激動。”白傾訕然:“是之前,我猜測冷唯變成這樣,和失去孩子有關係。”

白辰冷靜下來。

“我也想幫她,看她這樣我也覺得很可憐。”白傾深沉:“所以我才想找你把這件事問清楚,哥,解鈴還須係鈴人,想治好冷唯,就要從她的心病下手。”

“我能做什麼?”白辰問道,他雙眸深諳:“我能為她做什麼?”

白傾抿抿唇:“哥,我還要告訴你,我懷疑冷辭猜測傷害冷唯的渣男是你。”

白辰:“……”

“所以,哥,你明白為什麼冷辭會做出一些令人誤會的事情了吧?”白傾幽幽道。

“他不是真的想追你。”白辰俊美的臉滿是怒火:“他以為是我對不起冷唯,所以打算追你再傷害你,以此來報複我?”

白傾頷首:“對。”

白辰站起來:“王八蛋!”

“哥哥,你冷靜一點兒,他這個計劃已經被我們看穿了,所以他是傷害不了我的。”白傾安撫道。

白辰擰眉:“那我也能允許他傷害你!”

“他才傷害不到我呢,我又不喜歡他。”白傾嫌棄道:“但是我覺得可以將計就計。”

“什麼將計就計?”白辰好奇。

白傾沉然:“哥,墨梟沒有放棄,無論他找什麼理由和借口,但其實他都想再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他也是癡心妄想!”白辰氣憤。

他們一個兩個都惦記著他妹妹。

動機都不單純!

“所以我要將計就計。”白傾清幽道:“我想利用冷辭,讓墨梟徹底放棄我。”

白辰深深地擰眉:“你想和冷辭交往?”

“不是。”白傾搖搖頭:“反正,白辰想和我先玩兒曖昧,我就跟他玩兒,我不是真的要和他在一起,我隻是想逼退墨梟。”

“你以為冷辭就好招惹了?”白辰並不放心。

白傾卻道:“他有什麼了不起的?在這個世界上,我最怕的就是墨梟,冷辭照比他,還差一點。”

“嗬。”白辰被逗笑:“你這話說的,墨梟聽了肯定很高興,冷辭就不一定了。”

“我管他們高不高興呢。”白傾認真道:“總之,墨梟比冷辭可怕,我寧願和冷辭去周旋。”

白辰卻非常擔心,“我看還是算了吧。”

“不行。”白傾搖搖頭:“哥,你想想,冷辭事情都沒有調查清楚就想坑我,我能讓他好過嗎?”

白辰蹙眉。

在這個世界上,白傾誰都不怕,除了墨梟。

也不知道是為什麼,她對墨梟有一種天然的恐懼感。

而且這種恐懼感還很難消失。

白辰深深地擰眉:“我再想想。”

“想什麼?”白傾不高興道:“你怎麼沒猶豫一下林陌哥?到了冷辭你就猶豫了?”

“那能一樣嗎?”白辰睨著她:“林陌不會傷害你,冷辭可不一樣。”

“林陌哥是不可能傷害我,可是他爺爺呢?”白傾嘟囔著:“你不能光看他,墨家除了墨梟都對我好,那我繼續嫁給墨梟好了。”

“那可不行!”白辰十分拒絕墨梟再次成為自己的妹夫。

實在不行,也隻能這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