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240章 我都信了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白傾哼了哼。

墨梟走到她身邊,從後麵抱住她,手機卻放在她麵前,讓她看。

不看白不看!

白傾看著屏幕。

墨梟覺得懷裏的小姑娘跟著一隻可可愛愛又充滿好奇心的小貓,盯著手機屏幕認認真真的看著。

他忍不住摸了摸白傾的頭。

白傾一愣,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。

真舒服!

看小姑娘也沒有說什麼。

墨梟卻不敢再碰她。

這是,外麵傳來敲門聲。

墨梟鬆開白傾去開門。

涼奕舟走進來,意味深長道:“白小姐,你明明是來和我相親的,怎麼和你前夫私會在一起?”

白傾正色道:“涼奕舟你聽著,我是因為我外婆我才來答應相親的,但其實我對你毫無感覺。”

“你這話有點傷人。”涼奕舟苦巴巴道。

墨梟從他身後走過,給了他小腿肚子一腳。

涼奕舟一臉的痛苦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“別站著說,過來坐。”墨梟對白傾溫聲道。

白傾走過去,坐下來。

“餓不餓?”墨梟關心的問。

她是從劇組趕過來的,肯定沒吃。

“嗯。”白傾點頭。

墨梟勾著薄唇:“我讓他們給你弄些吃的來。”

說著,墨梟拿出手機,掃了一下二維碼,下單。

白傾看著涼奕舟:“坐吧。”

涼奕舟坐到他們的對麵。

他睨著墨梟。

墨梟現在完全變成了白傾的小狼狗了吧?

白傾說什麼就是什麼。

“涼奕舟,和你相親這件事,其實我是為了應付我外婆。”白傾解釋:“並不代表我對你有什麼。”

涼奕舟訕然:“我也是我也是!”

白傾擰眉。

墨梟卻微微勾唇。

涼奕舟看到墨梟隱隱上揚的唇角,狗男人,瞧把他開心的!

“你是什麼?”墨梟冷酷的看著涼奕舟:“你嫌棄她?”

涼奕舟:“……”

白傾涼涼的看著墨梟。

墨梟清清嗓子:“我的意思是,你這麼好,他不應該這麼嫌棄。”

“嗬嗬嗬嗬嗬!”涼奕舟不想說什麼了:“那我要說我喜歡呢?”

“那就去死。”墨梟麵無表情。

涼奕舟無語到了極致。

“白小姐,你聽我說吧。”涼奕舟無奈的說:“是這樣的,其實我也不想相親。”

白傾幽幽的看著他。

“你看這樣如何。”涼奕舟提議:“我們假裝交往,騙騙那幾個老人家,不然咱們倆這次沒看對眼,下次,下下次,他們還會給我們安排別的相親對象的,難道你不覺得麻煩?”

“我有辦法說服我外婆,所以我拒絕。”白傾並不打算配合。

涼奕舟:“……”

“難辦的是你,不是我。”涼以沫冷若冰霜的分析:“你奶奶這麼著急給你相親,還不是怕你走了你父親的老路,她對你母親的出身不滿意,她怕你重蹈覆轍,所以才會催促你相親的,對嗎?”

涼奕舟驚訝的看著白傾。

她怎麼知道的?

難道是墨梟告訴她的?

涼奕舟立刻看向墨梟。

“我沒有說過。”墨梟冷淡。

這時,外麵傳來敲門聲。

墨梟起身去開門。

服務員推著餐車進來。

然後把餐車上的飯菜放到茶幾上。

“墨總,你點的東西都齊了。”服務員畢恭畢敬道。

墨梟淡漠的點點頭:“嗯,這裏沒有你的事了,下去吧。”

他抽出五百。

服務員笑著接過,知道墨梟是什麼意思。

就是讓她不要亂說。

“祝你們用餐愉快。”服務員轉身而去

順便幫他們把門關上。

白傾拿起筷子,先吃東西。

她好餓。

不過她就算再餓,吃相也是非常優雅的。

墨梟伸手給她剝蝦。

最新鮮的黑虎蝦。

直接蒸好了端上來。

涼奕舟無語的看著在自己麵前秀恩愛的兩個人。

他們真的離婚了嗎?!

真是耐人尋味。

白傾清冷道:“涼奕舟,你離過婚吧。”

涼奕舟錯愕。

他瞪大眼睛。

“墨梟!”涼奕舟幽幽的看著墨梟。

“我沒有說過。”墨梟一向不是喜歡八卦的人,所以他不會跟白傾說這些。

白傾冷淡道:“你不用這麼看著他,確實不是他說的,是我猜的。”

“這你也能猜到?”涼奕舟震驚:“你是福爾摩斯?”

“我不是福爾摩斯。”白傾意味深長的看著他:“但是我剛才去見了你奶奶和你母親,我發現她們倆好像非常著急,很想讓我們立刻就把關係定下來。”

涼奕舟擰著眉。

“想想我一個二婚的女人,她們為什麼如此的急切呢?”白傾深沉道:“難道是我太有錢了嗎?當然這可能是一個原因,但是另外一個原因,很可能就是你喜歡的那個女人,讓她們非常不滿意,所以……”

涼奕舟抱拳作揖:“白小姐,你的分析一點錯都沒有。”

他服了。

“既然你明白我的意思,那麼等下見到你奶奶,你自己去解釋吧。”白傾清冷道。

“白小姐,你不想和我假裝,那你怎麼跟雲老夫人說?”涼奕舟好奇。

“我有我自己的辦法,不用你擔心。”白傾就道。

涼奕舟無奈的一歎:“好吧。”

他瞥了一眼墨梟。

墨梟非常認真的給白傾剝蝦。

“話說,你這飯就沒有我的份兒吧?”涼奕舟涼涼的看著墨梟。

墨梟清冷:“你餓了,就滾出去吃。”

涼奕舟:“……”

沒人性!!

“我走了!”涼奕舟很生氣:“重色輕友,你以前喜歡雲七七的時候,也沒有這樣過。”

墨梟瞪他。

涼奕舟起身離去。

“別理他,吃東西。”墨梟看著白傾鼓著腮,像隻花栗鼠一樣,薄唇微微勾起。

白傾訕然:“其實我剛才騙他的。”

“騙他什麼?”墨梟蹙眉。

“我知道他離婚,是因為你。”白傾幽幽道。

“可我從來沒有和你說過。”墨梟疑惑。

“是啊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可問題是,他當初曾經去家裏找過你,你們在書房裏說話,聲音太大被我聽見了。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“不過我猜這件事沒幾個人知道,我外婆肯定也不知道,不過她應該也開始懷疑了。”白傾吃著三文魚、

墨梟無奈的一笑:“看你剛才說的頭頭是道,我都信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