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245章 我困了,晚安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“你在看什麼?”雲未央發現墨梟在看隔壁二樓。

墨梟收回溫涼的視線,冰冷的看著雲未央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走?

雲未央很不甘心:“墨梟,我第一次聽說你住在外麵,你都不請我進去喝杯茶嗎,外麵這麼冷?”

“不請。”墨梟很直接的拒絕:“傾傾會誤會。”

說完,墨梟邁步走向了別墅。

他輸入密碼打開門,然後進去關上門。

他那個速度,好像很怕雲未央會追進來一樣。

十分的嫌棄。

雲未央差點沒氣死。

墨梟竟然住在白傾的隔壁?

難道他是為了白傾才從龍胤莊園搬出來,住進這裏的?

不可能!

雲未央不相信。

墨梟是天之驕子,他有他的傲氣和風骨。

他不可能為了一個已經拋棄的女兒,做這種事。

說不定是他喜歡住在這裏呢。

雲未央神情冰冷,不管如何,她都不能然墨梟和白傾複合。

想當年,她知道墨老夫人做主把白傾嫁給了墨梟以後,她真的是萬分後悔,沒有告訴墨老夫人自己喜歡墨梟。

不然墨老夫人肯定會看在自己和雲老夫人的關係上撮合這件事的。

她原本是想等兩年的,等自己大學畢業。

可沒有想到,被白傾撿了便宜。

幸好後來他們離婚。

不過雲紫薇替她做主,和葉家大少訂了婚。

她花了一年的時間,才和葉家大少把婚退了。

她這次回來,就是為了能嫁給墨梟的。

因此她才十分著急,想接雲老夫人回去。

有了雲老夫人在手,她可以有很多機會去接觸墨老夫人,然後把自己的想法暗示給墨老夫人。

這樣自己就能嫁給墨梟了。

雖然計劃趕不上變化。

她母親的所作所為被人揭穿。

但是幸好,這件事和她毫無關係。

可無論如何,雲紫薇都是自己的母親,要說自己不受影響那是不可能的。

所以她才需要雲老夫人。

隻有雲老夫人回家去,外麵的風言風語才能停止。

所以她要盡快想個辦法才可以。

——

墨梟回到房間。

他看了一眼對麵。

白傾房間的燈還亮著。

墨梟拿著手機,給她發消息。

墨梟:我和她沒有什麼,你別誤會。

白傾:和我沒有關係。

墨梟:既然沒關係,下次就大大方方的看,別偷偷摸摸的,讓我誤會。

手機前的白傾很無語。

她偷看本來就理虧。

他居然還讓她正大光明的看?

真是太奇怪了。

墨梟勾著鋒利的薄唇:不好奇我們聊了什麼?

白傾:除了風花雪月還能有什麼。

墨梟:我都不知道我還能風花雪月。

白傾深深地擰眉。

白傾:反正你沒對我風花雪月過,至於你是不是對其他女人這樣過,我就不清楚了,當然我也不好奇。

是他主動發消息給她的。

她可沒問!

墨梟揚起唇角:我說她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。

白傾挑眉。

墨梟:半個月以前,雲未央就是葉家大少解除了婚約,然後她就回國,她回來至少一星期了,可是她一星期都沒有露麵,發生這麼大的事情都沒有出現,你就不好奇她去了哪裏?

白傾幽幽的看著墨梟發來的一串話,陷入了深思。

她當然也知道雲未央很早就回來了。

至於雲未央去做什麼,她也確實不知道。

白傾:你知道?

墨梟:知道。

白傾抿抿唇,猶豫著要不要問問他。

就在她思考的時候,墨梟又發來了消息。

墨梟:今天很晚了,你早點睡,明天早晨我送你去劇組,然後路上告訴你。

白傾:……

墨梟:怎麼了?

白傾:你隻是想和我見麵吧?

墨梟:你怎麼想我無權幹涉,總之我困了,晚安。

白傾抿抿唇。

他故意的!!

她好奇心本來就重。

這讓她怎麼睡得著?

狗男人!!

——

翌日。

白傾頂著一雙熊貓眼下樓。

她徑直朝大門走去。

“傾傾?”白辰擰眉:“不吃早飯了嗎?”

“不餓。”白傾有氣無力道。

白辰蹙眉:“不餓也要吃點兒,不然今天你拍戲容易昏倒。”

“放心,到了劇組我會吃的。”白傾穿好羽絨服就出了門。

白辰深深地擰眉,他怎麼感覺白傾有怨氣?

想著,他站起來走到窗戶前,往外看著。

就看到白傾上了墨梟的邁巴赫。

白辰:“……”

心情瞬間就不美麗了!!

難道是墨梟威脅她什麼了?

不應該啊。

白傾又沒有什麼把柄。

到底是怎麼回事?

不會是白傾已經接受墨梟,打算和他破鏡重圓了吧?!

——

邁巴赫裏。

白傾有氣無力的看著墨梟,眼底帶著怨氣。

墨梟邪氣好看的眉一挑:“沒睡好?”

白傾微哼。

墨梟拉過她的手,把一份早餐放在她手裏:“我做的三文魚三明治,還有現磨豆漿,嚐嚐。”

白傾愣了愣:“你做的?”

“我會做飯你不是知道嗎?”墨梟似笑非笑道:“而且這種簡易早餐坐起來並不難。”

“我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有這個時間。”白傾也不跟他客氣。

她吃起了三明治。

喝起了豆漿。

墨梟溫涼的笑著看著她。

瞧把孩子餓的。

“說吧。”白傾小口小口吃著三明治,看起來津津有味。

“好吃嗎?”墨梟似乎更在意她喜不喜歡。

“當然好吃,三文魚一吃就知道是最新鮮的。”白傾抿了一口豆漿。

豆漿不是很甜,墨梟加了紅棗調味,很好喝。

看著小姑娘吃的如此開心,墨梟的心情也變得很好。

“你說呀。”白傾催促。

“說什麼?”墨梟疑惑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她嗔怒的瞪著他,沒有淩厲的氣勢,反而很嬌俏。

墨梟深沉的一笑:“雲未央去見了薄肆。”

薄肆?

“你說江城的那個薄家大少嗎?”白傾疑惑的問。

墨梟頷首。

“他們居然還有交集。”白傾詫異。

“你知道薄家?”墨梟清冷的問。

白傾幽幽道:“當然知道,每年過年,你們這些豪門世家互送禮物,我每年都要幫奶奶和阿姨打理這些事,不能送太貴重的,還要體現心意,麻煩得很。”

這件事是白傾唯一覺得做豪門太太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那麼多豪門,送的禮物還不能重複,那幾天,她天天掉頭發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