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248章 大騙子!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雲未央回到雲家。

她一進門,就砸碎了一隻花瓶,弄出了很大的動靜。

所有人都嚇了一跳。

雲紫薇從二樓下來,幽幽的問:“未央,你在幹什麼?”

“媽!”雲未央紅著眼睛:“墨梟竟然為了一個賤人給我臉色看!”

雲紫薇擰著眉:“你去找墨梟了?”

雲紫薇多多少少知道雲未央是喜歡墨梟的。

隻可惜,墨家從來就沒有考慮過其他女孩嫁給墨梟當老婆。

反倒是把當時隻是一個小孤女的白傾,嫁給了墨梟。

那時候,雲紫薇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這個白傾到底有多討人喜歡,能讓墨老夫人做主嫁給墨梟?

然而接觸了以後才發現,白傾的性格太惡劣了。

一點都不好。

墨家肯定是被騙了。

“現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墨梟在追白傾,你湊過去幹什麼?”雲紫薇數落。

“媽,你說墨梟是不是傻?”雲未央想不明白:“為什麼他和白傾都離婚了,他還追白傾?”

“哼!”雲紫薇冷哼:“肯定是那個小賤人床上功夫了得讓墨梟忘不了。”

雲未央幽幽道:“如果是這樣,我也可以學!”

雲紫薇睨著她:“你這麼喜歡墨梟?”

“媽,我從小就喜歡他,可是他的性格太冷冰冰的,實在是難以接近。”雲未央委屈道:“那時候墨梟喜歡雲七七那個賤人都不喜歡我!後來我以為他們會結婚,沒有想到墨老夫人竟然動手,把他們分開,結果又跑出來一個白傾,這下讓我徹底沒有辦法嫁給墨梟了!”

她當時真的很恨。

後來雲紫薇怕她等不起,就給她匆匆忙忙安排了葉家的婚事。

可是她把婚事一拖再拖。

沒有想到上天垂憐,竟然讓她熬到了墨梟和白傾離婚。

她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和葉家退婚,沒有想到一年後,墨梟和白傾再次相遇了。

這讓她的計劃全部被打亂。

而且不知道是什麼原因。

小時候墨梟再冷酷,也不會對她嘲諷的,現在墨梟會諷刺她。

這就讓她更加的不爽,然後把怒火全部發泄到白傾的身上。

“白傾這個賤人!”雲未央咬牙切齒:“她拐走了外婆,還阻止我和墨梟在一起,我不能放過她,絕對不能!”

“未央,你放心,如果你真的喜歡墨梟,我會幫你想辦法的。”雲紫薇意味深長道。

“真的?”雲未央一下子變得十分開心:“媽,你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

“也不知道你激動什麼,不過就是一個男人。”雲紫薇不屑:“女人想要征服一個男人,簡直太容易了,是你不懂也不會使用手段,我教教你,保證你一學就會。”

“好好。”雲未央激動道:“那媽咪你快告訴我啊。”

雲紫薇看她這麼著急,幽幽的一歎,看來自己這個女兒是真的很喜歡墨梟。

連大小姐的矜持都不要了,平日裏,她可不會這樣。

“好,我這就告訴你。”雲紫薇歎氣道:“你跟我回房間去吧。”

“嗯!”雲未央用力的點點頭。

——

傍晚。

收工後。

白傾先回酒店卸妝換衣服。

然後她重新打扮了一下,去樓下等墨梟。

讓她意外的是,墨梟竟然早就到了。

她走過去。

車門打開,車廂裏暖暖的。

她坐進去:“你什麼時候來的?”

“半個小時以前。”墨梟回答。

半個小時?

“那你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?”白傾詫異:“我還以為你還在路上,就想下來等你,沒想到你早就到了。”

“等你我有耐心。”墨梟似笑非笑道。

“你是有耐心,可是林楓沒有。”白傾係上安全帶:“趕快走吧。”

墨梟嗓音低沉:“我是帶你去見林楓,時間越晚越好。”

白傾詫異:“為什麼?”

“今晚,我不會讓你直接和他見麵,而是請你看一出戲。”墨梟嗓音清沉。

看戲?

白傾不明白。

他是什麼意思。

墨梟啟動車子,拉著她就走了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他們來到了一家私人會所。

墨梟停下車:“把你的帽子和口罩都戴上。”

白傾聽話都帶上。

墨梟勾著唇:“你太顯眼了,我不想那些男人盯著你看。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“走吧。”墨梟推開車門。

白傾跟著她下了車。

下車後,墨梟自然而然的就握著白傾的手。

白傾蹙著眉。

“這裏麵的情況很複雜,你要寸步不離的跟著我。”墨梟低聲叮囑。

“哦。”白傾點點頭,很乖巧。

墨梟很喜歡。

他的掌心包裹著她的小手,那種想寵愛她的感覺再次油然而生。

這一次,他不會再把自己的小姑娘給弄丟了。

絕對不會!

他們走進了會所。

墨梟帶著白傾直接進去。

他們身後還有幾個人,卻給門衛攔住,要邀請函。

白傾拉了拉墨梟的衣袖,小聲道:“為什麼你不用?”

“因為我這張臉就是通行證。”墨梟勾著薄唇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墨梟帶著白傾進了電梯。

他們倆進去之後,還有一對兒男女進來。

男女的行徑十分大膽,也不管電梯裏還有沒有別人,竟然就……

白傾耳根子都紅了。

她埋怨的看著墨梟。

“你是帶我來看戲的還是看真人秀的?!”她幽怨的問:“回家我還要洗眼睛!”

墨梟輕笑。

他早就把白傾拉到懷裏,用身體扛住那對男女。

白傾白皙精致的小臉貼著男人的滾燙的胸膛,感覺很舒服。

這時電梯聽了。

那對男女更加忘我,衣服都脫得查不到了。

都沒眼看了。

墨梟攬著她的肩膀,從電梯裏出來。

白傾小碎步跟著他,嬌嗔道:“你經常來這裏嗎?”

墨梟低頭看著懷裏的小女人:“嗯。”

“哼!”白傾怒視著他:“你要是去找雲七七也就算了,你居然把時間話費在這裏,你還不如渣男!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白傾想掙脫開他。

墨梟卻把她抱緊,“我說什麼你都信?”

“你說過不騙我的。”白傾氣憤:“難道說你在騙我嗎?”

墨梟低笑:“開玩笑不算騙。”

白傾無語:“嗬嗬噠!!大騙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