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285章 多了三個太監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“不是我幫你拜托雲家。”白傾糾正:“我隻是保證雲青州他們不敢動你的腎。”

“那我們見一麵吧。”雲七七幽幽道。

見一麵?

“這件事還需要見麵?”白傾冷笑。

“白傾,我有冰融草。”雲七七深沉道:“你想要嗎?”

白傾一頓,“你說什麼?!”

冰融草?

雲七七怎麼會有冰融草?

“你什麼意思?”白傾蹙眉。

“我聽墨梟說的,你哥哥中了毒。”雲七七回答。

墨梟說的?

“不可能,墨梟不會告訴你的!”白傾不相信。

“白傾,你們吵架了對吧?”雲七七似笑非笑道:“就因為他要滅了極樂門,而極樂門有能救你哥哥的藥,所以你們為了這件事反目成仇了,對嗎?”

白傾震住。

為什麼雲七七會知道她昨天晚上和墨梟談話的細節?

當時在場的,隻有他們!

不會有第三個人的。

也就是說,如果不是墨梟告訴她的,就沒有別人了。

白傾冷笑:“墨梟竟然告訴你?”

“畢竟我以前是他的解語花。”雲七七得意道:“白傾不可否認,我比你更會哄男人,不然我再多的謊言,也維持不了,難道不是嗎?”

白傾僵住。

雲七七的話確實有道理。

“給我冰融草!”白傾深沉道,“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!”

雲七七似笑非笑道:“好啊,你來見我,你一個人來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答應!

雲七七說了一個地址。

白傾掛了電話,她要立刻過去!

鍾綰拉住她的手:“小姐,你去哪裏?”

“雲七七手裏有冰融草!”白傾激動道:“我要去見她。”

白傾從桌子的抽屜裏拿出一份文件,準備一起帶過去。

“小姐,你有沒有想過,她為什麼會有冰融草,也許是假的?”鍾綰深沉道。

“不管是真是假,我都要去。”白傾解釋:“我哥哥中的毒,隻能用冰融草做藥引來解毒,極樂門的冰雪草藥效一般,所以隻能抑製,不能解毒。”

“我陪你去吧。”鍾綰很擔心。

“沒事,她奈何不了的。”白傾深幽道:“你放心,我有完全的準備。”

鍾綰抿抿唇:“可是為什麼雲七七知道這麼多?”

白傾雙眸一暗:“是墨梟告訴她的。”

鍾綰驚訝。

墨梟?!

“我走了。”白傾急忙出門。

鍾綰不放心,隻能偷偷地跟上去。

——

雲七七把白傾約在了一家酒吧。

這家酒吧經營著一些旁門左道的生意。

白傾以前就有聽說。

她隻是有些驚訝,雲七七竟然能到找個地方來。

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。

她走進去。

一個男人走到她麵前:“你找誰?”

“雲七七。”白傾冷漠道。

“這邊。”男人帶著她去見雲七七。

白傾眯起眼睛。

他帶著白傾來到一間房間。

“請。”

白傾推開門走進去。

雲七七坐在裏麵的沙發上。

“你來的可真快。”雲七七似笑非笑道。

白傾走進去:“你倒是讓我很驚訝。”

“你手裏是什麼?”雲七七好奇地問。

“雲青州並沒有患上腎癌,是有人騙他的,這是證據。”白傾清冷道。

雲七七眼睛發亮:“給我!”

“冰融草呢?”白傾冷冷道。

雲七七憤憤道:“白傾,你是不是忘了,這個證據是我的封口費,不然我就把事情抖落出去,我要告訴所有人墨梟有精神分、裂症。”

“如果你說了,第一個死的人就是你。”白傾冷然。

雲七七抿著唇。

“反正失去一顆腎的人不是我。”白傾漠然。

雲七七咬著牙:“算你狠!”

她從身後拿出一隻盒子:“冰融草在這裏。”

白傾邁步走過去。

她湊近一點才看到雲七七身上的東西。

外骨骼?

而且是軍用款的。

難怪雲七七能自己來這裏。

誰給她的?

“這是墨梟給我的。”雲七七得意的笑著。

墨梟?

“你應該知道墨梟和軍方的關係。”雲七七炫耀著:“我陪他說說話,安慰他幾句,他就把這東西給我了。”

白傾抿著唇。

雲七七從她手裏把證據拿過去,然後把盒子塞進她的手裏:“檢查一下吧,免得說我騙你。”

白傾打開了盒子,忽然裏麵冒出一陣白煙。

她猝不及防吸了一口,然後昏倒在了地上。

“嗬嗬!”雲七七大笑:“白傾,原來你也不怎麼樣!來人!”

剛才那個男人進來。

“都準備好了嗎?”雲七七冷冷的問。

“都準備好了。”男人點點頭。

“很好,把人待下去。”雲七七眼神十分惡毒:“我倒是要看看,這種被很多男人玩過的女人,墨梟還會不會要!”

男人默不作聲。

他扛著白傾出去。

雲七七拿著手裏的文件,咬咬牙:“雲家的人,都該死了!”

——

男人把白傾扛到一間房間。

他轉身出去。

白傾坐起來,看了看房間的布置。

M的!

這群人玩兒的還挺惡心的。

這裏什麼道具都有。

雲七七想算計她。

真是不自量力!

她躲到門後。

這時,她聽到有腳步聲朝這邊走來。

“先生們,今天這個女人可是極品,身體柔軟,請你們好好享用。”

“好好,你出去吧。”一個男人塞了一把小費給那個男人。

三個男人走進來。

關上門。

“咦,人呢?”

砰!

白傾拿著花瓶就把中間那個男人的腦袋給開了。

頓時男人就倒在了地上。

右邊的男人想跑。

白傾一個回旋踢就把男人踢翻在地。

“來……”剩下最後一個男人準備喊人。

白傾的手裏卻多了一把精致的小手槍。

這把手槍她一直藏在靴子裏,扛她進來的男人都沒有發現。

“別殺我!”男人一臉的恐慌。

“什麼女人都敢碰!”白傾透著憤怒:“你們這群王八蛋也不知道毀了多少女人,今天我就替天行道!”

她的小手槍做過消音處理。

她開了三槍,都是朝男人的要害而去。

頓時,房間裏多了三個太監。

她覺得舒爽。

接下來就是雲七七!

白傾打開門,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
墨梟陰沉著臉站在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