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297章 我想靜靜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衛無憂的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字:小姑娘,你敢輕舉妄動,我就把你電腦裏的東西都刪了。

衛無憂抓狂。

她立刻打字:你敢刪我老公,我就刪你媳婦!

她的電腦裏存了好多動漫和周邊。

都是她辛辛苦苦存下來的。

誰敢動一下,那就要她的命!

對方:我沒媳婦,要不然你給我當?

衛無憂咬牙:想得美!你想幹什麼?為什麼黑我家的監控?你到底是什麼人?

對方:小姑娘,你也太貪心了,竟然問了我這麼多問題,不過我是不會一次都回答你的,我今天隻回答你一個問題,如果你敢告訴家長,我就再也不找你玩兒了。

衛無憂憤怒。

她還是第一次遇到了對手。

衛無憂:“行!”

王八蛋!

她一定要抓住他。

對方:我回答你第一個問題,你問我想幹什麼,我就是喜歡你的裝潢,隨便看看。

衛無憂冷笑,騙傻子呢?

衛無憂:你可以不告訴家長,但是你必須告訴我,你是誰?

對方:你這個小姑娘太貪心了,我就明天告訴你。

說完,對方就下線了。

衛無憂的電腦恢複了正常。

衛無憂咬著牙。

可惡!

她明天一定要做好準備,把人抓出來!

——

京城。

龍胤莊園。

墨梟幽幽的看著宋北寒:“你無不無聊?”

“被一個小姑娘給抓住了,我不要麵子的嗎?”宋北寒吐槽:“我總要逗逗她。”

“你確實很無聊。”展擎眯起眼睛:“墨爺讓你盯著衛家,你盯著人家閨女,不要臉。”

“你要臉?”宋北寒冷哼:“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天天打著小嫂子的旗號,接近鬱琪。”

展擎冷然:“你少胡說,我是醫生,她是護士,我們的工作本來就有交集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擅作主張把鬱琪調到你縮在的科室,還讓她專門跟著你?”宋北寒揶揄:“悶騷。”

“我悶騷?”展擎冷笑:“那墨爺算什麼?”

墨梟神情冰冷。

“喲,墨爺一句話不說,這是怎麼了?”展擎似笑非笑道。

“肯定是看見小嫂子和男人說話受不了唄。”宋北寒調笑。

“你們倆是想讓我把你們趕出去嗎?”墨梟冷冷的問。

“墨爺,你就別鬱悶了。”展擎安慰:“要我說嫂子心裏就是沒你了,要不是看在你奶奶的麵子上,她早就不管你了。”

宋北寒非常讚同:“是啊,我那麼撮合你們,嫂子都不為所動,可見就算你們發生了關係,嫂子也不會怎麼樣的。”

“離婚夫妻上床多正常的事情。”展擎意味深長道:“更何況,人家還要救自己的哥哥,墨爺你真的沒那麼重要。”

墨梟冷然不語。

他知道。

自己在白傾的心裏已經沒有什麼分量了。

展擎和宋北寒說的沒有錯。

如果不是奶奶,白傾是不會管他的。

如果讓白傾在他和白辰中間做一個選擇。

白傾肯定是會選白辰的。

他什麼都不是。

可是就算是這樣。

墨梟還是想讓她少一些煩惱。

——

莫頓莊園。

雲七七正在接受修羅的治療。

她想重新站起來。

修羅給她做完針灸,清冷道:“你的腿傷得太重,沒有個一年半載是站不起來的,就算站起來了,將來走路也不會很好看。”

雲七七幽幽的看著自己的雙腿:“隻要能站起來就行。”

她還要回去找墨梟和白傾報仇!

咚!

修羅桌子上的一隻竹筒掉在了地上。

雲七七詫異:“它怎麼自己掉了?”

修羅撿起來:“因為這裏麵的東西不老實。”

雲七七幽幽的問:“這裏麵是不是就是雌蠱?”

“是。”修羅點點頭。

雲七七眼睛冒著光:“你打算把它給誰用?”

“雲未央。”修羅回答。

雲未央?

雲七七心中冷然。

“她已經在來的路上了。”修羅解釋:“很快你們就能見麵了。”

雲七七死死地盯著那隻竹筒。

她想把雌蠱種進自己的體內,讓墨梟隻喜歡自己!

修羅看穿了雲七七,她冷笑道:“你就別奢望了,你這輩子和墨梟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能。”

雲七七咬著唇。

那可不一定!

修羅把竹筒放到了高處,出去叫了傭人進來,把雲七七送出去。

雲七七盯著高處的竹筒,冷冷的一笑。

這個雌蠱,她勢在必得!

“修羅!”衛無憂來找她。

修羅一頓:“三小姐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修羅,我找你出去玩兒。”衛無憂微微一笑:“話說你家裏來客人了?”

修羅幽然:“是,我一個朋友來我這裏治病。”

“朋友?”衛無憂詫異:“你居然有朋友?!我以為你除了我,就沒有朋友了。”

修羅訕然。

“不管你有多少朋友,你必須記住,我才是你唯一的朋友。”衛無憂拉著她的手:“走吧,新一季衣服都出來了,咱們去血拚。”

“你等我一下我去換件衣服。”修羅就道。

“哦。”衛無憂鬆開了手:“行,你去吧,我在這裏等你。”

“好的。”修羅點點頭,然後轉身而去。

修羅走了以後。

衛無憂就打量著整間藥房。

倏然,她的目光落在了高處的竹筒上。

她伸手拿下來,晃了晃:“這裏有什麼東西呀?”

她聽到裏麵有動靜。

她很好奇。

這時,修羅回來。

她看到衛無憂手裏拿著的竹筒一愣:“放下!”

衛無憂嚇了一跳,手裏的竹筒沒拿穩,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。

竹筒裂開。

裏麵有一隻黑色的小蟲子在粘稠的液體裏蠕動著。

“啊!”衛無憂被惡心道。

那隻小蟲子朝她蠕動而來。

“啊啊啊!”衛無憂高聲尖叫,她一腳踩了上去。

“不要!”修羅大喊了一聲,可是為時已晚。

衛無憂的腳已經踩上去了。

等她把腳拿開。

小蟲子已經死了。

修羅整個人都僵住了。

衛無憂訕然:“修羅,這應該沒什麼關係吧?”

修羅無語的看著她:“我真的是要被你給害死了。”

衛無憂無辜:“對不起,不然我賠給你好了。”

“你賠不起。”修羅捏著眉心:“你走吧,我想靜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