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301章 你愛他嗎?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五天後。

白傾終於把戲拍完。

殺青這天,劇組舉辦了一場宴會。

白傾作為女主角肯定是要參加的。

她聽說墨梟也會去。

她猶豫了一下,還是去了。

順便把冷辭叫上。

冷辭來接她。

她從雲家別墅裏走出來。

冷辭的眼中閃過了一抹驚豔。

白傾今天穿著一件墨綠色絲絨長裙,細肩帶,高開叉,白皙纖細筆直的腿在裙擺下,若隱若現,美若天仙。

她美豔動人,好看的一塌糊塗。

冷辭勾著薄唇:“你這樣,讓我非常舍不得和你離婚。”

白傾一愣,笑道:“我們還沒結婚。”

“還有兩天。”冷辭打開車門。

白傾彎腰坐進去。

冷辭關上車門,然後繞到駕駛座,然後上車。

白傾眉梢精致,問道:“航線的問題解決了嗎?”

“嗯,對方承諾了,今後不會再有任何的問題,謝謝你了,幫了大忙。”冷辭感激。

“不用謝,這是我欠你的。”白傾淡淡道。

冷辭看著坐在身邊的漂亮女人:“今天墨梟也會來。”

“這部戲是他讓我拍的,他當然會來了。”白傾清冷道:“如果他要揍你,你就往我身後躲吧。”

嗬!

冷辭輕笑:“你當我怕他?他現在身體不好,能把我怎麼著?”

白傾抿抿唇。

她問過鬱琪。

墨梟的身體恢複的確實不好,醫生一直勸他好好休息,可是墨梟就是不聽。

而且聽說墨梟已經不再喝她開的藥了。

“對了,我把那個給墨梟下毒的人揪出來了。”冷辭深沉道:“你要見見嗎?”

“嗯,宴會結束以後我想見一下。”白傾就道。

“沒問題,我讓冷非把人帶到家裏等我們。”冷辭安排著。

白傾點點頭。

很快他們就到了舉辦宴會的酒店。

白傾並沒有想多待。

就是過來走一下過場。

和導演還有其他合作夥伴打了一聲招呼,她就準備離開。

不過導演和編劇都很熱情。

和她多聊了幾句。

她準備走的時候,遇上了墨梟。

他姍姍來遲。

所有人都看著他。

幾天不見,墨梟整個人瘦了一圈,俊美矜貴的臉變得更加深邃,輪廓也更加的分明。

他穿著修身西裝,腰細的厲害。

他看到白傾,漆黑的眸子閃過一抹冰冷。

白傾正想著,這麼迎麵碰上,要不要打聲招呼。

然而墨梟卻直接從她身邊走過去了。

白傾鬆了一口氣,心髒卻有些不適。

“白傾,你先別走。”導演開口:“墨總也來了,大家一起拍張照片。”

白傾訕然。

她還以為不用麵對墨梟了。

結果還是要麵對。

她轉過身,點點頭。

站位的時候,她原本是挨著導演和秦清澤的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導演去另外一邊了。

她旁邊變成了墨梟。

她有點無語。

忽然,秦清澤被人擠了一下。

秦清澤沒有站穩,又撞了一下白傾。

白傾一下子就往墨梟的身後倒去。

墨梟修長的手臂圈住她的細腰,嗓音低沉而冰冷:“小心。”

白傾站穩:“謝謝。”

說完,他就不動聲色的拿開了自己的手。

沒有任何的留戀。

攝影師走到他們麵前,拿著照相機拍照。

拍完照以後。

白傾就準備走。

墨梟拉住她的手,聲線冰沉:“我有話和你說。”

白傾一頓:“你先把手放開,冷辭就在現場,我不想他誤會。”

墨梟眸色加深,戾氣仿佛要從胸膛裏溢出,他鬆開了手:“這邊。”

白傾猶豫了一下,跟著他離開。

他們來到角落。

白傾看著他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奶奶讓你回墨家一趟,說你要結婚,有東西送給你。”墨梟清冷道。

“還是算了吧。”白傾幽幽道:“我不能再要奶奶的東西了。”

墨梟冷淡:“這件事你自己看著辦,你如果想和墨家就此斷了關係,也是你的事情。”

白傾抿唇:“如果沒別的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你愛他嗎?”墨梟嗓音沙啞:“你愛冷辭嗎?”

“愛。”白傾頓了頓:“我想清楚了,我愛他。”

墨梟感覺一股子血腥味從喉嚨裏溢出。

“恭喜你。”墨梟冷酷而又邪魅的看著她:“希望冷辭沒什麼糟心的白月光。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墨梟上前一步,冰冷的看著她。

白傾下意識的後退。

墨梟冷淡道:“這個給你。”

他拿出一隻盒子。

白傾蹙眉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你需要的東西。”墨梟拉過她的手,把盒子放在她的掌心。

這隻盒子並不大。

而且應該也不是什麼首飾盒子。

白傾想還給他。

墨梟卻已經邁步而去。

白傾蹙著眉,打開了盒子。

她不由得一愣。

“冰融草?!”白傾震驚。

他哪弄來的??

白傾也隻是在古籍上見過。

她尋找了這麼久,都沒有找到。

竟然被墨梟找到了?!

她有些不敢相信。

她追出去。

墨梟已經不見了。

他走了。

冷辭走過來:“怎麼了?慌慌張張的?”

“冰融草。”白傾舉著手裏的盒子:“不知道墨梟從哪裏搞到的。”

“哦?”冷辭接過去看了一眼:“你確定嗎?”

白傾點點頭:“確定。”

“我還以為這種草是那種新鮮的。”冷辭有些詫異。

“冰融草已經絕跡了。”白傾解釋:“收藏的人也不多,這種草藥十分珍貴,不是花錢能買到的。”

“你怕墨梟是拿什麼東西交換的?”冷辭挑眉。

白傾把盒子捏在手裏:“嗯。”

“放心吧,他沒那麼蠢。”冷辭拍拍她的肩膀:“不過有了這東西,你哥哥倒是有救了。”

白傾緊緊地捏著盒子:“嗯。”

“走吧。”冷辭拉著她的手:“你不是說想見給墨梟下毒的人嗎?”

“好。”白傾頷首。

她跟著冷辭一起上車,然後離開。

墨梟坐在車裏,從不遠處看著他們。

他俊美的愈發的蒼白。

他跟著白傾他們。

看到冷辭把白傾帶去了冷家。

他們一起走了進去。

他目光深沉。

他原本還是不相信的。

可是這麼晚了,白傾還跟著冷辭回家,這是不是說明白傾是真的對冷辭動心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