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371章 雲七七回來了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修羅漫不經心的笑著:“不是。”

“不是?”白傾懷疑。

“白傾,你想想,我們倆有仇嗎?”修羅似笑非笑道:“現在你已經不在封天寒的身邊了,我隻要動動手指把他弄死,組織就是我的,我找你麻煩幹什麼?”

“不是你,那是誰?”白傾冷冷的挑眉:“封澤的身世我想組織內部除了你,沒有人知道了。”
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修羅幽幽的一笑:“我忘了告訴你,今天在送封澤的那些人裏,有一個大麻煩,不知道你發現了沒有?”

大麻煩?

白傾蹙眉:“那個人是誰?”

“我是不會告訴你的。”修羅陰森的笑著:“反正那是你們的恩怨,我隻是負責收錢的。”

說完,修羅掛了電話。

墨梟深沉的問:“那些跟封澤一起來的人呢?”

“我讓他們回去了。”白傾揉著太陽穴:“沒想到封天寒還送了一個訂製炸彈給我。”

“這個人會不會是在組織裏和你有仇的?”墨梟蹙眉問道。

他非常擔心。

白傾倏然冷笑。

她笑得漫不經心。

“我知道是誰了。”白傾絕美的臉蛋染著寒意:“難怪我覺得她走路的姿勢有點奇怪。”

墨梟清冷的嗓音十分低沉:“誰?”

白傾清幽的看著他,烏眸沒有以往的嬌軟:“雲七七。”

墨梟一頓。

是她?

“你應該不會忘記吧?”白傾不冷不熱的問。

“她不是已經站不起來了嗎?”墨梟十分疑惑。

她當初走的時候,雖然借助了外骨骼,不過那麼明顯的東西,白傾不可能發現不了。

當時白傾都沒有發現,就說明雲七七不是借助任何的東西站起來的。

難道她的腿被治好了?

“嗬嗬。”白傾冷冷的一笑:“修羅還是知道她自己的特長的。”

墨梟俊美沉雋的臉深沉的看著他:“修羅能治好她?”

“當然不可能徹底的治好。”白傾漠然:“但是以修羅的手段,我大概知道她用的是什麼辦法。”

墨梟蹙眉。

“修羅善用蠱蟲,有一種蠱蟲可以控製人的神經,我想修羅肯定是在雲七七的腿上動了手腳,所以今天雲七七走路的姿勢看起來才那麼奇怪。”白傾眼底閃過一抹寒意:“她不是很恨我嗎,肯定會來找我報仇的。”

她等著呢!

雖然她失憶了,但是可雲七七的恩怨,她是不會忘記的。

墨梟冰冷的眸子一凜。

這一次,他要親自解決雲七七。

——

雲未央正在商場裏,非常愉快的挑選著衣服。

自從墨梟答應娶她,她就變得非常開心。

而且她也和雲紫薇說過了,雲紫薇答應要來參加他們的婚姻。

她還沒有來記得和墨梟說。

不過她打算打扮的漂亮一點,然後去見墨梟。

她拿了一件漂亮的碎花裙子走進了試衣間。

她正準備換上的時候,就聽到有人在敲門。

“幹什麼?”雲未央不悅:“這裏已經有人了。”

然而外麵的人又敲了敲。

雲未央不耐煩的打開門,“你幹什麼!”

對方朝她露出一抹陰冷的微笑。

雲未央臉色煞白:“你……你怎麼……”

她話還沒有說完,對方就拿出一瓶噴霧,將她噴暈了。

雲未央倒在地上。

那個人把她拖進去,然後拿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手機號碼:“我這邊已經搞定了,你們上來把她帶走。記住,不要被任何人看到,我猜白傾已經反應過來了,一定要避開她。”

說完,她掛了電話。

她的眼底露出一抹精光,“我要把屬於我的東西都搶回來!”

——

墨梟從白傾那裏出來。

他剛上車,就接到了雲未央的電話。

“墨梟,是我。”雲未央的聲音十分幽緩:“我媽媽已經同意了,她說會在婚禮那天現身。”

“我看你是忘了,我要在婚禮之前見到她。”墨梟冷酷道。

“墨梟,難道你以為我們就不擔心,你隻是想誆騙我媽媽回來嗎?”雲未央似笑非笑道。

“既然你們這麼擔心,還結什麼婚?”墨梟嗓音冷漠至極:“告訴她不用回來了,這個婚可以不用結。”

墨梟掛了電話。

雲未央在那頭拿著手機,陰冷的笑著:“墨梟,這麼多年,你的脾氣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,你把所有的溫柔都給了白傾,那你留給我的說什麼?”

她不服!

憑什麼白傾可以得到那麼多東西!

而她腿瘸了,臉毀了,什麼都沒有了!

她就是要把所有的東西都搶回去,包括墨梟!

那個她愛而不得的男人!

——

夜深人靜。

雲家十分的安靜。

雲未央回到家裏。

她打算不弄出動靜,一個人上樓。

啪!

客廳的燈忽然一亮。

雲未央愣了一下,突如其來的光亮,讓她用手擋了一下眼睛。

二樓上,站著一個絕美的身影。

雲未央緩緩地放下手:“白傾,你怎麼在這裏?”

“我為什麼不可以在這裏?”白傾清冷:“外婆已經決定明天搬去跟我們一起住了。”

“什麼?!”雲未央怔住。

“這樣不好嗎?”白傾冷冰冰的問:“雲家對她不就是利用。”

“你在說什麼?”雲未央愣住。

“而且明天雲氏集團將進行拆分。”白傾烏眸微沉:“雲氏集團的主體,留給你們,而其他的,外婆都會交給我。”

“白傾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雲未央不悅。

失去了雲老夫人那一部分,雲家將所剩無幾。

“那你就告訴雲紫薇,當初雲家要不是我外婆,你們這些人早就去喝西北風了。”白傾漠然:“現在外婆年事已高,她不想和你們摻和了,所以必須這樣做。”

雲未央用力的握著拳頭。

可惡!

沒有想到白傾會來釜底抽薪這一招。

“雲未央,天色不早,早點睡吧,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呢。”白傾意味深長的看著她:“對了,祝你新婚愉快。”

說完,她轉身而去。

雲未央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

她磨磨牙,恨不得將白傾碎屍萬段。

這個白傾真是太壞她的好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