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393章 你是一個好人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白傾淡淡一笑:“好啊。”

“哥哥呢?”念念看著想想:“哥哥,要不要一起來?”

想想卻看著墨梟,搖搖頭:“我陪爹地。”

墨梟一愣,他低聲道:“你不用管我。”

“可是爹地沒人照顧。”想想很貼心。

“我不需要人照顧。”墨梟摸摸他的頭。

“不是還有我嘛。”趙騰幽幽道。

想想深沉看了他一眼。

趙騰一愣,他覺得自己不該說話。

想想肯定是有自己的安排的。

“沒關係。”墨梟淡淡道。

想想猶豫了一下:“那好吧,我今天晚上跟媽咪一起。”

反正不能讓媽咪有機會出去和許睿約會。

許睿笑了一下。

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眼兒呢。

隻不過是想讓爸媽複合而已。

白傾微微一笑,“放心吧,趙騰叔叔跟你們爹地好幾年了,最了解他的脾氣了,肯定能照顧好他的。”

想想歎氣。

趙騰才不懂呢。

如果他懂,剛才就不會開口了。

“走吧。”白傾拉著想想和念念。

“等下我把他們倆換洗的衣服送去。”墨梟嗓音低沉。

“好。”白傾點了一下頭。

“我送你們回去。”許睿微笑:“我們住得近。”

白傾點點頭:“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墨梟眸光深沉,他們住的也很近!

白傾帶著想想和念念出去,上了車。

許睿開著車,送他們到度假屋。

他看著白傾下車:“我晚點來找你,繼續我們白天的話題。”

白傾愣了一下,這才想起來,剛才他的問題,她還沒有回答,然後墨梟他們就來了。

“其實我現在就能給你答複。”白傾看著他。

許睿溫柔的笑著:“我希望你能在沒有任何幹擾的情況下,好好回答我,我等你。”

說完,他轉身而去。

白傾臉上露出深深地無奈。

“走吧。”她對想想和念念說。

她帶著兩個孩子進去。

過了一會兒。

門鈴響起。

白傾去開門。

墨梟站在門口,左手拎著一隻袋子:“這裏有孩子們的,還有你的。”

白傾一愣:“你居然準備了我的?”

墨梟點點頭。

“墨梟,你早就知道我和許睿來這裏?”白傾清冷的看著他。

墨梟僵住。

“謝謝了。”白傾接過袋子,關上了門。

她被氣笑。

真是多此一舉。

想想歪著頭看著她,他感覺媽咪笑得好開心啊。

“媽咪,你在笑什麼?”念念好奇。

“我在笑傻瓜。”白傾溫淡的笑著:“走吧,咱們去洗漱。”

“好。”

她帶著兩個孩子去洗澡。

然後把他們抱到床上,哄他們睡覺。

念念玩了一下午,早就累得不行了。

她很快就睡著了。

所以就變成了白傾和想想的交談會。

“媽咪,你喜歡那個叔叔嗎?”想想好奇的問。

白傾一愣,似笑非笑道:“你覺得呢?”

“那個叔叔挺溫柔的。”想想幽幽道:“他對念念的耐心也不是假的,爹地遇到對手了。”

白傾輕笑:“這就是你和念念今天的目的?”

想想訕然。

“媽咪,你會和他在一起嗎?”想想好奇的問。

白傾搖頭:“不會,我不喜歡他,雖然他確實是一個不錯的男人,沒有哪個女人能抗拒溫柔的男人。”

想想猶豫的問:“爹地是溫柔的男人嗎?”

“他不是。”白傾回答:“他的溫柔中帶著讓我害怕的情緒。”

“為什麼?”想想不明白。

白傾歎氣:“我也不明白,我為什麼那麼怕他。”

怕他的靠近,怕他的溫柔,怕他深邃而又危險的眼神。

白傾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

想想聰明的小腦袋也不明白。

大人果然複雜。

“媽咪,你去見那個叔叔吧。”想想就道:“我看著妹妹就好。”

白傾坐起來,看著想想:“你怎麼那麼懂事?”

“因為爹地媽咪都很忙啊。”想想回答:“而且我是哥哥。”

白傾把想想抱到自己的懷裏:“可你也是一個小孩子,是媽咪的兒子。”

想想臉紅,有些不好意思。

不過媽咪身上的味道,果然是和爹地不一樣的。

爹地是深沉的,媽咪是溫柔的。

“沒關係的媽咪。”想想懂的令人心疼:“我可以。”

白傾摸摸他的頭:“好,那我很快回來。”

“嗯。”想想點了一下頭。

白傾放下想想。

想想自己就躺在了床上。

白傾把被子給他蓋上:“媽咪,就在樓下,有事就喊我。”

“嗯。”想想點點頭。

白傾低下頭,在想想的額頭親了一下,然後轉身而去。

想想歎氣,生活不易。

雖然他也想爹地媽咪複合。

不過媽咪說怕爹地,他們很可能沒有機會了。

他盡力了。

——

白傾來到院子裏。

許睿站在一棵樹下。

夜涼如水。

白傾邁步走過去,“許睿。”

許睿聽到她的聲音,施施然的轉過身:“孩子們都睡了?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其實今天你問的那個問題,我早就已經告訴你答案了。”

許睿淡笑:“我想聽你親口告訴我。”

白傾平靜如水的看著他:“許睿,我不喜歡你,雖然你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,但是我沒有辦法,對不起。”

許睿笑了:“確實是在預料之中的答案。”

白傾桃花眸深沉的看著他:“不好意思,你知道的,當初答應和你約會是因為我哥哥。”

“白傾,你真的沒有考慮換一個口味嗎?”許睿目光深邃而溫柔,“什麼都嚐嚐,才知道哪個最適合自己?”

白傾清冷道:“許睿我不是沒有勇氣,也不是因為我有太過的顧慮,純粹是因為我不喜歡,我不喜歡勉強自己,不喜歡因為所謂的邁出去一步,然後給自己招來太多的麻煩,我喜歡平淡,喜歡平靜,就是這樣。”

許睿似笑非笑的看著她:“我尊重你的一切決定,我早就有心理準備,隻是我還是想問一問,才能死心,畢竟我是真的很喜歡你。”

“謝謝你的喜歡。”白傾目光真誠:“許睿,你這麼好,你會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呢,那個人也一定會喜歡你的。”

許睿笑著問:“墨梟會是你最後的選擇嗎?”

白傾卻搖搖頭:“我不知道,但是沒走到最後,誰又會知道怎麼樣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