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掌閱小說

第487章 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封黎欲言又止的看著白傾:“我真的可以去找你?”

白傾點點頭,轉身而去。

她從後麵離開。

然後給封天寒發消息:“封天決死了,從樓上掉下來了。”

封天寒立刻回複:“失足?”

“謀殺。”白傾簡短的解釋:“是趙月娥把他推下去的。”

封天寒看到了白傾的回複,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想當初趙月娥是如何把封天寒搶走的,還曆曆在目,現在卻又把他推下樓梯。

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想的?

他一時之間也有些茫然,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了。

封天決居然就這麼死了。

白傾朝墨梟停車的地方走去。

她上了車,撕下臉上的人皮麵具。

“我想去一趟醫院,看看封天決的遺體。”白傾對墨梟道。

墨梟點點頭:“趙騰,開車。”

“是。”趙騰立刻啟動車子。

白傾看向想想:“墨君起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。”

想想訕然:“媽咪,我隻是想幫你和爹地。”

“你才五歲,想幫我們還太早。”白傾擰眉,精致的臉十分嚴肅:“以後不許這樣了,不然我會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沒收的。”

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想想低下頭去,很乖的點點頭。

白傾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他們到了醫院。

白傾讓趙騰陪著想想在車裏。

她和墨梟下去。

她遞給墨梟一副口罩:“戴上吧,還是小心點比較好。”

墨梟點點頭。

他們戴上黑色的口罩,從車上下來。

墨梟順其自然的握住白傾的手,帶著她就朝醫院走去。

封天決送到醫院的時候早就沒有了呼吸。

根本不需要搶救。

所以昨晚簡單的清理以後,就把人直接送到了太平間。

白傾和墨梟直接去到太平間。

他們找到了封天決的遺體。

白傾掀開封天決身上的白布,然後伸手去墨梟封天決的下巴。

墨梟清冷的看著她,黑眸沉沉。

白傾摸到了什麼,烏眸一凜,她把封天決臉上的人皮麵具撕下來。

墨梟上前:“假的?”

“果然。”白傾咬著唇:“我們都上當了!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修羅要合作的不是趙月娥,是封天決?”墨梟蹙著眉。

白傾點點頭:“對!不過我現在比較好奇,封天決和修羅的關係。”

墨梟蹙眉:“你覺得他們是什麼關係?”

“這不好猜。”白傾幽然。

她把人皮麵具細心的貼回去。

墨梟沉然道:“所以他們的目的是想讓趙月娥進監獄或者死?”

白傾點點頭:“我想趙月娥把假的封天決推下去的時候,就想到了封天決要坑她,所以她裝病,但是她沒有想到封天決和修羅是一夥兒的。”

說著,她就把白布蓋了回去。

墨梟清冷道:“我讓宋北寒他們去調查一下。”

白傾幽幽道:“是我們的關注點錯了,以為修羅隻會跟趙月娥合作,沒想到連趙月娥都是一顆棋子。”

“如果封天決的目的是為了趙月娥手裏的錢,那麼他如果複活,趙月娥也就無罪釋放了。”墨梟清冷道。

“並不一定是封天決要繼承封家吧?”白傾淡淡道。

“如果你說的是封柯的父親,他並沒有這個資格,他也沒有這個能力,唯一能夠繼承的恐怕隻有封黎。”墨梟分析。

“一個十三歲的孩子怎麼可能現在繼承?”白傾冷幽幽道:“別著急,咱們先看看接下來會怎麼樣,我不相信封天決和修羅能忍下去。”

墨梟淡漠的點點頭:“走吧。”

白傾走到他身邊:“真是可惡啊,我本想著今晚就把修羅解決掉的,沒想到他們是想把趙月娥解決掉。”

他們一邊說一邊往外走。

“對付這種人,何須你親自動手?”墨梟握著她纖細柔軟的手:“你這雙手是用來救人的,不應該被這種人的血玷汙。”

“她給奶奶下毒,這怎麼能忍。”白傾白皙精致的小臉透著憤怒:“她如果敢出現,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的!”

到時候新仇舊恨一起算。

他們走出醫院,就看到了有警車停在了醫院門口。

這是來找趙月娥的?

白傾蹙眉。

現在他們不宜出麵,還是讓趙為民打探一下消息好了。

墨梟帶著白傾上了車。

然後他們直接回到酒店。

到了酒店。

白傾就給想想檢查了一下手臂上的傷。

想想的手臂上有一個很深的傷口,傷口已經結痂,在他細小的胳膊上看起來十分的恐怖。

白傾一語不發的給他清理著傷口。

想想一聲不吭,就算是疼了,也隻是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。

白傾心疼的問:“疼不疼?”

想想搖搖頭:“不疼,真的,媽咪。”

他不想做一個隻會哭唧唧的小孩子。

白傾幽聲道:“小小年紀居然學會騙人了。”

想想不說話。

他才沒有騙人。

看著他走神,白傾稍稍用力按了一下想想的傷口。

“啊!”想想叫了一聲,他目光幽幽的看著白傾。

白傾清冷的看著他:“疼不疼?”

想想緊抿著唇。

媽咪太壞了。

“好了。”白傾快速的給他包紮好傷口:“這隻手臂別用力別沾水,過幾天就沒事了。”

“謝謝媽咪。”想想有種解脫了的感覺。

“吃點東西,然後去睡覺吧。”白傾叮囑:“如果感覺不舒服,立刻告訴我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想想站起來,回到房間。

白傾側眸看著墨梟:“你好像有話要說。”

“沒有。”墨梟搖搖頭。

白傾教育孩子,他能說什麼?

而且說了隻會天下大亂。

更何況白傾是擔心想想。

他和白傾在育兒上的理念確實不太一樣。

但是沒有對錯。

所以墨梟選擇閉嘴。

白傾微哼:“視頻呢,我想看趙月娥把假的封天決推下去的視頻。”

墨梟轉身拿起平板走到白傾麵前:“我剛才在車裏就看過,沒有奇怪的地方。”

“嗯,我就看看。”白傾拿過了平板。

他們一起坐在沙發上,白傾點開了視頻。

視頻是沒有聲音的。

但是能夠看到是趙月娥去找封天決的。

然後兩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,都非常的激動。

然後他們拉扯著走到欄杆前,趙月娥退了封天決一下,封天決就摔下去了。